这一天,寒避将斯匹克、阿青等一众支持者,都团结在一起,成立了‘千流调查组’。

    通知他们立刻联络在大清洗中发现的许多清白的执法团队,一起去封锁千流财阀的所有尖端工厂。

    并立即向内阁申请无视商业机密的扣押令。

    对于寒避的命令,除了斯匹克,其他人都惊愕不已。

    “寒避,你疯了吗?无缘无故,你要直接查封财阀?”有粉丝出于关心而惊问道。

    “谁说无缘无故!”

    寒避当即把黄极的推理,在团队内部的通讯频道里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当然,他不说是黄极猜的,而说都是黑茶的外甥黑巴提供的真相。

    “情况就是这样……黑茶并不是主谋,关于他与千流勾结的真相,统统告诉了他外甥……黑巴知晓黑茶案件背后的真相!”

    寒避言辞坚定,让一旁的黑巴一脸懵逼:啊?我知道什么?

    通讯频道另一头的支持者可看不到黑巴的表情,他们听到后哗然,阿青则脸色剧变。

    前者是惊叹千流的阴谋,后者则是知道……寒避说对了。

    “黑巴连这些都知道?黑茶怎么什么都告诉他?”阿青直接低叫出声了。

    众人纷纷侧目看着他,阿青则问道:“有物证吗?”

    寒避说道:“物证就是虫洞漫游靴!以城主府官方发布消息,让所有购买了漫游靴的王室,将物证提交给最高科学院进行检验!”

    阿青倒吸一口凉气,好在其他人得知这个消息后,也十分震惊,倒没有怀疑他什么。

    大家各司其职,立刻行动起来。

    一支支执法队去往了各个星系,把千流财阀的工厂围了个水泄不通。

    当然,没有上头的扣押令,他们还不能硬闯这种极端机密的区域,此刻都在等待寒避申请。

    很快,消息就传遍了沙茶文明。

    寒避公开声称黑茶一案,还有隐情!

    黑茶的外甥黑巴举报,黑茶并不是主谋,而是听从千流总裁的命令行事。

    米莎的死,与虫洞漫游靴有关,调查组将对此彻查到底。

    为此,寒避将把黑巴送到黄极身边,让他成为紫微大帝的接待团成员之一,以方便配合调查与保护!

    这个消息传出,引起轰动,无数王室乃至财阀都惊骇莫名。

    直接点名千流总裁是主谋,显然,寒避不可能无的放矢,大家觉得黑茶的外甥恐怕真的提供了重要的线索。

    一时间,许多王室都把漫游靴送往最高科学院检查。

    千流总裁得知此事,人都傻了。

    黑茶的外甥?还举报我?什么鬼?难道黑茶真的把秘密告诉了自己唯一的亲人?

    “不可能吧,虫洞靴的事,黑茶怎么会跟他外甥说!他办事一向周密,岂会如此大嘴巴!”

    千流总裁有些不敢相信,黑茶背负所有罪名,宁可把秘密带进坟墓……不,都带进黑洞了!

    一切本来都很完美。

    可突然之间,冒出个亲戚,把真相告诉了寒避,这实在让千流总裁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黑巴这个人,千流知道,但是没见过面,不是很了解。也就黑茶赴死前拜托自己照顾,而让他稍微上了点心。

    本想接到千流集团里安排个职位,但又怕惹来寒避的穷追猛打,就没这么做。

    哪曾想,寒避如疯狗一般,不依不饶,甚至还从黑巴那里获知了米莎之死的真相……

    “老板,黑茶知道的太多了,他的外甥……不得不妨啊。”千流的秘书说道。

    千流眯了眯眼睛道:“废话,寒避能如此笃定米莎之死与漫游靴有关……而且阿青听到的内容,比寒避公开出来的更详细!这只能是黑茶把秘密告诉了他外甥,而他外甥又投靠了寒避……”

    “黑茶这个蠢货,死了还给我留下这么大的坑……”

    秘书也跟着骂道:“真的是畜生,竟然背叛了。”

    千流摇头道:“黑茶没有背叛我,他到死也只是告诉了自己的亲人……只是这家伙……妈的!”

    “或许是对亲人不设防,无意间透露。亦或者是故意把我的秘密告诉至亲之人,防范我灭口……总之非坏即蠢!”

    “该死,现在就不清楚他外甥到底还知道多少……”

    秘书连忙问道:“老板,要把有熊座星系的特殊生产线给销毁吗?那可是致命的罪证。”

    千流沉吟片刻,很是为难。

    生产线当然致命,可现在还有用,他还需要依靠那条生产线制造‘负能质子’。

    这就是漫游靴中隐藏装置所需要的核心材料,每隔一段时间,都得补充,所以千流才需要经常以检修为名收回漫游靴。

    “暂时不必销毁,虫洞漫游靴的事,寒避岂是想查就查的?还扣押令,笑掉大壳了!”

    “他这次彻查,得罪了太多人,我只需要动点手段,他就自身难保了。”

    “哼,我本来不想这么早报复他的,但他偏要找死。”

    “通知我们在内阁的人,告诉他们该出力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秘书领命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寒避坐在重新修复好的城主府中,脸色沉凝,手指扣着合金扶手。

    他也不知道等了多久,乐基王急冲冲地来找他了。

    “黑巴人呢?”

    寒避略微惊讶地看着他,随后微笑道:“你要帮我吗?”

    “你还坐在这干什么?既然向千流宣战了,就要快!黑巴在哪?”乐基王焦急道。

    他在见识了寒避如此勇猛公正后,选择了襄助寒避,见寒避图穷匕现,还以为有实证,当然立刻跳出来帮忙。

    寒避笑道:“送去黄极那里了,在死兆星。”

    乐基王不解道:“又送去那里干什么?祭奠他舅舅?你直接把人送去王都啊!有他作为人证,我帮你把扣押令办出来!”

    “没有扣押令,你光围着他有什么用?要趁快啊!你坐在这干什么?”

    寒避反问道:“漫游靴查出异常了吗?”

    乐基王摇头道:“这一时半会儿哪查得出来?你也说了,在正常的漫游靴里,藏了极为隐秘的新技术,如果这么容易就检测的出来,他岂敢酝酿如此大的阴谋?”

    “当务之急,就是立刻查封他所有的工厂,找出他生产特殊漫游靴的地方,那里一定有罪证!”

    “再晚一步,小心你自身难保!”

    乐基王知道,寒避那波铁面无私,得罪了太多实权者。

    城主府包含许多机构,并非只有黑茶的人。寒避还查出许多与黑茶无关的罪行,先后拿下了一千多名官员。

    那些人,很多都是内阁一些大佬的麾下小卒,寒避这一锅端,瞬间得罪了至少十几名内阁大臣。

    再加上千流自己的势力,若动真格的,寒避瞬间就会被玩死!

    “什么自身难保?”寒避说道。

    “千流财阀要动用真正的力量毁掉你了,你还在这天真?这里面还会包括你得罪的十几名大臣……接下来会有层出不穷的报复,法律上的,道德上的,各种陷害也会接踵而来。寒避,你这回捅了大篓子。”乐基王语气复杂地说道。

    寒避皱眉道:“我依法办事,有什么错?”

    乐基王哭笑不得道:“你没错,他们也不是因为你错了而想杀你……只是因为你和他们不同。”

    寒避一怔,无话可说。

    乐基王叹道:“你现在没有退路,只能拼尽全力地团结民众,还有一线生机,另外你得拿的出证据啊!财阀不是空口白牙就能掰倒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现在去找黄极把黑巴带去王都,另外我也会尽量帮你,保你一条命,但……我怕你撑不住……你甚至可能会面临牢狱之灾。”

    寒避不解道:“我从未犯过法,怎么可能坐牢?”

    乐基王苦笑道:“你太小瞧一些人的手段了。”

    寒避坚定道:“哼,做都做了,我倒想看看有什么招。”

    他这句话刚说完,就体会到了乐基王所说的手段。

    内阁的罢免令直接就下来了,褫夺他的特派调查员身份。

    不过这个事倒好解决,可以找乐基王要。

    当初撒瓜拉能他这个权限,同为内阁大臣的乐基王,自然也能给。

    不过真正的杀招,还在后面呢。

    “咚!”廉政部直接就带人杀了进来。

    以他涉嫌收受贿赂为由,要他接受调查。

    有一家公司,无故给他转了三千亿琅,而那家公司的老板因为犯事而被抓,曝光了他与寒避的一些不法交易。

    当然,全是他的片面之词,但寒避显然有重大嫌疑,必须接受盘问。

    仅仅三个小时,寒避上一个案子还没说清呢,就又被执法队带走审讯。

    而在审问过程中,外界的舆论则在持续发酵,陆续又有各种各样的消息出现。

    “寒避过去有一百二十年在开放星闯荡,期间当过星际佣兵,认识了一帮破法者,还曾在第九深渊混出过名号,与真理社勾结。”

    该消息是从沙茶文明最新抓捕的两名星际罪犯口中曝光出来的,引发极大热议。

    这还没完,紧接着在有熊星系,官方捣毁了一支非法武装兵团,持有三千多支未被记录的超规格武器,而他们竟然全部都是寒避的狂热粉丝,凑在一起商量劫狱继而被人举报抓捕的。

    “寒避拉拢粉丝搞非法武装,生产违禁军火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教唆粉丝犯罪……”

    诸如此类的节奏,层出不穷,而官方执法机构,顺着这条线,又查获了一处非法武器生产基地。

    经审问,基地里的员工曝出了这是寒避暗中资助的。

    一时间寒避人设崩塌,大忠似奸等言论,甚嚣尘上。

    虽然统统没有实证,但也足以让寒避焦头烂额。

    刑事执法队、文明安全部统统找上门来,一茬接一茬,到后面随着他的事越来越多,越来越严重,寒避直接被关押审讯了。

    涉嫌文明安全的话,无需实证,只要有充足的指控条件,就可以将他控制起来,先行拘押。

    仅仅三个小时,寒避就莫名其妙进了监狱。

    “我没做过!你让我交代什么?”

    寒避面对文明安全审查官冷冰冰的询问,直觉得手脚发凉,内心怒火中烧。

    接踵而来的各种罪名和指控,简直要把他活活逼死。

    他终于理解,乐基王口中所谓的‘怕你撑不住’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明明什么都没做,却被凭空栽赃,最恐怖的是,人家真够下血本。

    三千亿,实打实的给他了,超规格武器也是真的有,非法生产基地更是真的查获出来……

    各种各样指控他的人也是实打实地犯了罪,至少关个几百年的那种。

    一番攀咬,自爆式地诬陷,把他拖下水,简直百口莫辩。

    连续一整天的高强度审问下,得亏作为格斗界的皇者,寒避意志坚韧,换做一般人真的会疯掉。

    但是寒避知道,他必须撑住。

    “不用问了,我不会认罪的,这都是千流安排的吧?他真是好大的权力。”寒避冷笑道,他心中已经愤怒到了极致。

    审查官凝视着他,半晌叹道:“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你这么不怕死的笨蛋。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我是冤枉的?”寒避拍打空气墙盯着他。

    审查官站在空气墙的另一头低声道:“说实话我挺佩服你的,一口气把全城的罪臣清空。这还只是内阁调查员权限……若让你当了皇帝还得了……”

    寒避咬牙道:“你知道我是被冤枉的,你还不放我出去?”

    审查官摇头道:“我知道没用啊,这几件案子都是货真价实的,我也不能私自就把你放了。”

    “安心待着吧,现在还没有关键性的证据,你不认罪还能拖着。”

    寒避沉声道:“现在外面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审查官说道:“放心,你的粉丝还挺相信你的,毕竟这么明显的报复,大家也不是傻子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没想到,你朋友还挺多。阿尔沙兹、雨果、乐基王全都站出来帮你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外面为了你,已经吵翻天了。”

    “话说……你对千流的指控,到底是不是真的?”

    寒避快速说道:“千流的反应这么大,你说呢?”

    审查官说道:“这反应也不算太大,而且动手的不止他一个,你得罪的人太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而只要最高科学院查不出漫游靴的问题,你就是诬告。”

    “这一点,我想你也清楚吧,不然你不会把黑巴送到黄极那里,这说明你也知道,就算黑巴送到王都,也要不来扣押令。”

    寒避轻轻一笑,说道:“我要见黄极,你能帮我吗?再晚,我怕千流会销毁真正的罪证。”

    审查官犹豫了一下,说道:“上面交代不能让任何人见你,不过……貌似没说不能借你联络器?”

    寒避怔住,随后忍不住笑道:“兄弟,谢谢你!你是个好人!”

    审查官白了一眼道:“如果你能把千流的罪证找到,你就还有机会,否则……悬了。”

    寒避听了,连忙打给了影龙。

    他偷偷用密语询问道:“影龙,你查出千流的特殊生产线了吗?”

    黄极凝视着死兆星,随口回道:“嗯……查到了,阿努纳奇发现千流刚才在有熊座星系有所异动,潜进去看了,那里有一条生产线,应该就是罪证所在地无疑了,坐标我发你。”

    听着影龙说这话,寒避兴奋地大喊‘太好了’,手掌狂拍空气墙,引得审讯官连连侧目。

    寒避连忙挂断,又打给了黄极:“影龙那边有收获,阿努纳奇的势力真好用!”

    黄极眼睛一亮,又解锁了黑洞视界内的一项概念,瞬间明白了许多功能。

    他随口问道:“啊……是吗?不愧是影龙,千流的罪证在哪?”

    寒避瞥了眼审查官,他也不能完全相信这个人,继续用密语说道:“在有熊座星系!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那里啊……你出来之后,直接领着警方进入那里的工厂,你有超导大师给的权限,相当于自带圣者征集令,可强行征用一条漫游靴生产线,这比内阁的扣押搜查令管用多了。”黄极心不在焉道。

    寒避激动地挥拳,这正是他的杀手锏。

    可他随后苦恼道:“可是我怎么出去?千流这一手太绝,连续指控多项死罪,我根本不可能被放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你认罪不就出来了?”黄极忽然说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啊?”寒避懵了,认罪?这是什么操作?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你不是被诬陷生产违禁武器吗?你直接认罪,交代你还有隐藏的超规格武器,表示愿意现场指认,直接带着文明安全部的军队,去有熊座星系。”

    寒避呢喃道:“这就是你说的有办法……那我岂不是与千流同归于尽……”

    黄极淡笑道:“你敢吗?”

    寒避沉默片刻,随后爆发全部能量一拳轰爆了眼前的空气墙!

    “你干嘛!越狱?”审查官吓一跳。

    只听得寒避冲着通讯器爆吼道:“有何不敢!”

    审查官差点目放激光毙了他,好在寒避紧接着就冲他说道:“我认罪!”

    “啊?”审查官傻眼了,他都看得出来寒避是被冤枉的,没想到寒避认罪了?

    ……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