寒避的认罪,让很多人出乎意料。

    无论是敌人还是粉丝,都无比惊讶和不解。

    知情者震惊于千流财阀用了什么手段,竟然能让寒避这么快认罪!

    莫非连文明安全部这种地方,财阀也能只手遮天了?直接让人严刑逼供?

    粉丝则主要是不理解,明明没有什么实证,为什么突然就认罪了?

    他们本来就不相信寒避会做那些事,前脚把一千多名蠹虫拿下,并要深入调查千流集团,后脚就面临多项指控,明眼人都知道这有问题。

    在绝大多数粉丝眼中,寒避的人品足够坚挺,所以他们坚定认为这是对寒避的诬陷,无法接受寒避主动认罪的事实,要求公开审问过程。

    相比起知情者和粉丝,路人的想法就比较简单了,他们既不热爱寒避,更不会无缘无故质疑官方的消息。

    到底是寒避有罪,还是阴谋论,他们根本不在乎。

    于是乎,路人都去关注死兆星突然膨胀的事了。

    本来按理说,绝大多数人应该坚定地支持官方,然后一边倒地声讨寒避。

    结果他们被黑洞从未有过的剧变吸引了注意力,反而使得寒避这件事的下面,都是粉丝一边倒的质疑声。

    舆论上的巨大压力,逼得文明安全部连续多次向公众汇报进度。

    公开审讯过程,澄清没有严刑拷打。

    答应寒避指认赃物藏地,并允许粉丝现场观摩。

    一连串的消息传开,无数人怀揣着茫然、愤怒、不甘等复杂心态,赶往有熊座星系。

    他们大多坚信寒避是冤枉的,但是寒避认罪外加要指认赃物藏地,又令他们忍不住地怀疑自己,继而无论如何,也要亲眼见到寒避承认不可。

    众多媒体如闻了鱼腥味的猫般也汇聚到有熊座星系,当然,主要是小型自媒体,或者各大媒体人的助手。

    因为真正顶流的媒体都去死兆星了……

    相比起一名认罪者的铁案,社会当然更愿意追踪报道黑洞的异变。

    以至于当寒避到达有熊座星系时,这里几乎全是他的粉丝。

    “很感谢你们公开此消息,允许他们能亲眼见到我指认罪证。”寒避身体被注入了压制他能量的囚服型纳米蜂群,此刻的他虚弱地像个诺母人。

    审查官不解地看着他道:“寒避,你到底打着什么主意?要知道你已经认罪,你就算再怎么挑动舆论,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!”

    文明安全部公开各种进度,外加允许粉丝观摩指证。

    这都是为了向大众澄清他们作为文明最重要的安全机构,是公正无私的,以抵消最近的舆论影响。

    毕竟寒避突然被各种指控,太蹊跷,安全部里的审查官都看得出来,这恐怕是诬陷,但他们不可能以主观断案,一切讲证据。

    另一方面,这本就是公开案件,前面内阁已经有人下发指使,把寒避的罪行公布出去,用来给媒体带节奏了。既如此,这最后的指认,自然也不能藏着掖着。

    反正他们也不怕寒避煽动民众,那只会让寒避罪加一等。

    “改变不了就改变不了,现在立刻带我去‘巨峰星’。”寒避迫不及待地说道。

    审查官感觉这事有蹊跷,但那也与他无关,他秉公行事就好了。

    有熊座星系,是沙茶文明境内行星数量最多的星系。

    三颗恒星,外加六十六颗行星,构成了文明境内最为复杂的天体系统。

    不过除了复杂,这里没有任何竞争力,既不利于工业驻扎,也不利于居住。

    之所以在这里安置一颗虫洞,纯粹是用于科研。

    后来科研任务结束,这里本来是要撤离虫洞的,然而一些财阀明里暗里地阻止,再加上内阁的一些有意拖沓。

    这里竟然成了有虫洞,却没有什么经济价值的地区。

    如此浪费虫洞的事,千年下来提都没人提,可想而知里面有多少猫腻。

    虫洞属于公共交通,由文明管控,但若非这次寒避的事,很多民众都还不知道有这么一个地方可以传送。

    显而易见,这里成了许多不法势力的隐秘据点,或者赃物仓储地。

    六十六颗行星,一个个看似自然风光的地貌,不知道藏了多少东西。

    当寒避带着审查官与安全部的特警们降临‘巨峰星’后,千流总裁得到消息,猛地一个激灵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!”

    “他没有煽动民众,只是带人去了巨峰星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要去那里?”

    “他去了南半球还是北半球!快回答我!”

    “南……南极?他直接去南极?”

    “该死,停止指认!快让安全部停下这愚蠢的公开指认!”

    “寒避都认罪了,还指认什么!”

    千流总裁急了,立刻让刚好到现场的秘书,马上联系安全部。

    同时他自己,也急忙让同一阵营的内阁大臣,帮忙下达指令。

    寒避刚提出要去有熊座星系时,他没有第一时间得到消息,他只听说要认罪,就觉得寒避死定了没有多管,转而去处理黑巴。

    等安全部迫于舆论,公布指认现场后,千流才知道寒避竟然去了漫游靴特殊生产线所在的星系。

    不过他依旧没有阻止,一方面,是文明安全部这个机构比较超然,可以用各种手段,以所谓证据和指控来利用他们,却不能直接性地控制。

    另一方面他认为这是寒避最后的挣扎,想借此与粉丝见面,煽动民众。

    所以千流,没有阻止寒避到达有熊座星系。

    至于寒避会指认到隐藏据点的可能,他想都没想,因为那无异于大海捞针。

    这就如同有个罪证藏在太平洋深处,而某人到了太平洋就怀疑他可能发现秘密而一样可笑。

    甚至比那还可笑,因为有熊座星系可比太平洋大多了。

    但是寒避精准地找到巨峰星,且降落在南极,千流才终于想到对方恐怕已经知晓罪证所在,这是一波同归于尽!

    他想要阻止,却为时已晚了。

    【看书福利】关注公众..号【书友大本营】,每天看书抽现金/点币!

    “行动停止?这时候怎么能停?”

    “仅在现场,就有两亿人,直播背后还有数以百亿的民众关注此事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所有人都在等寒避指出自己的秘密基地,若是临时中止,安全部的信誉毁于一旦!”

    审查官怒视着千流的秘书,毫不犹豫地拒绝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他还回绝了内阁的施压:“事已至此,如果我停下,民众的怒火我无法承担,想要我把寒避带回去,除非有陛下的命令!”

    审查官环视周天,看着两亿民众,乃至跟着秘书也到现场的紫微大帝,心里知道,他必须硬起来。

    否则他对全文明都没法交代。

    “寒避!你到底搞什么鬼!难道……你是要指认千流的非法据点?”事到如今,审查官哪里还看不明白?当即低声询问寒避。

    他心里知道寒避大概率是被冤枉的,本就对寒避的认罪感到困惑,如今寒避到了这里,而千流施压,审查官一下子就想明白了。

    寒避看到黄极也来到现场,看到斯匹克等铁杆支持者也都来到现场,当即心神一定。

    他冲着审查官低笑道:“文明安全部,为文明负责,法度至上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我找到千流的罪证,证明漫游靴计划不是阴谋论,你敢不敢抓他?”

    审查官眼神一厉,深深地凝视着寒避道:“若证据确凿,有何不敢?文明高于一切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寒避微笑,他也不怕审查官同流合污,当两亿粉丝跟着他来到现场时,他就知道,千流财阀今日当灭!

    审查官问道:“但一码事归一码事,你既然已经认罪,除非有铁证证明你清白,否则你也要被审判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惜背负罪名而死,也要和千流同归于尽?”

    寒避身上的一大堆指控,配合他自己认罪的口供,就已经足以审判定罪了。

    此次出来指认,不过是借用规则争取到一个机会,正是先杀己,再杀敌。

    但是在审查官看来,这希望依旧渺茫,万一寒避调查的地方是错误的呢?万一罪证已经被销毁了呢?

    纵然这些都不出错,人家想阻拦寒避也有的是办法。

    对此,寒避坚定道:“民死如灭己,国辱似杀身。”

    审查官瞪大眼睛,回想起了三十万年前的初代沙茶之主。

    那是被历史永远铭记,却已被时代所遗忘的沙茶王室始祖。

    其一生都受到沙茶人爱戴,并靠着无边的威望统一了文明。

    并以‘承担国民的屈辱,才能成为国家的君主,背负文明的灾难,才能成为世界的皇帝’为标准,培养了诸多合格的继承人,在临死前交给社会选择。

    但所有人都自发地只在他的子孙之中选择,继而在后续的几代发展中,形成了惯例。

    这是一种爱戴而形成的惯性,并非强制规定,所以当新生代崛起,社会上就开始有越来越多人选择非王室。

    眼见要改朝换代,某一代皇帝才将‘必须选王室’定为法律,至此初代沙茶之主奠定的文明,成了一个帝国。

    这既是沙茶文明独特王室选举的由来。

    三十万年沧海桑田,文明经历了太多太多历史变迁,但文明之主永远都是那名初代的后裔,说其德泽万载亦不为过。

    其生平事迹,历史书上已经背烂了,每当大祭典,都会将这位搬出来一通歌颂。

    但也许正是歌颂了太多遍,以至于人人都记得他,却又好像人人都忘了他。

    直到此刻,寒避坚定地说出‘国辱似杀身’这样的话,审查官才恍惚间想起来寒避这股执拗与炽烈,与初代何其相似!

    ……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