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寒避!你的非法基地到底在哪!指出来!”

    审查官穿戴着千米高的宏伟机甲,如同一座燃烧的金属大山。

    他的声音响彻天地,在场所有人都能听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一时间天上地下,所有沙茶人的目光凝视着寒避。

    寒避飞快地奔跑在冰川上,身体泛红,涤荡出阵阵热浪。

    他一步跨出数十米,一拳下去在山岩上轰出小洞,腾跃攀爬,不多时就翻越了几公里的冰山,来到一处巨大冰盖上方。

    脚下热浪融化冰层,随着他的飞奔而在冰盖上溶出一圈沟壑。

    天上两亿沙茶人怜悯地等待着,他们怜悯的是堂堂寒避,沦为阶下囚后,弱成了这副模样!孱弱如爬虫!

    “审查官!非法基地就在这冰盖之下!”寒避朗声道。

    审查官一招手,就有手下特警将寒避带上天空。

    下一秒,蛮狠的力场覆盖整座冰川,显然,他扫描不到什么,但他相信寒避,一念之间,冰盖融化,万石升天!

    “轰隆隆!”

    无数碎石、岩层、冰渣冲天而起,崩碎溶解之后,又在天空汇聚成山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全神贯注地看着,冰盖层层消失,露出冻土层,冻土层又消失,露出岩石土壤,岩石土壤又消失,呈现出一座巨坑。

    坑中伏着一卷旋涡状金属巨壳!霎时间众人哗然,因为这显然是一座基地!

    “真的有基地!”

    “没有识别标志,这是未登记据点?”

    “寒避真的指认出一座基地……他认罪的事是真的?”

    一时间,许多粉丝无法接受这个事实,寒避跑来这里,当着所有人面指认出自己的罪证,这一切看起来合乎程序,也就是说,这真的是他的基地?

    黄极笑而不语,场上只有千流的秘书,脸色发紫,不断地利用私密通讯器联络着什么。

    此时审查官高声喝道:“这里面是什么?”

    寒避声嘶力竭地咆哮道:“千流财阀的罪证,就在这里!”

    审查官将他的声音,也通过力场回荡开来,响彻天际。

    观摩者一脸痛恨地听到后,忽然错愕,面面相觑,议论纷纷起来。

    什么?千流财阀的罪证?

    “他认罪,刨出别人的罪证?”

    “啊!我知道了!”

    在座的没有傻子,只是信息接收渠道的不同。

    此刻哪还不明白,寒避是故意认罪,换取离开监禁室的机会,制造这样一个万民瞩目的机会,把千流财阀隐藏的罪证挖出来。

    寒避大声说道:“我无罪!千流漫游靴之事,亦非杜撰,偷偷安装在漫游靴中的负能质子,就是由这里的基地所生产!”

    “该技术极其先进,并且后台由千流财阀所控制,随时能自毁负能质子。即便是把漫游靴送到最高科学院,也很难查出端倪,最多查出有几个质子蒸发成电磁辐射的痕迹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其生产线,是无法掩盖的!将这基地打开!随便一名科学家,都可以验证里面的生产线,到底是用来制作什么的!”

    天上地下一片哗然,同时这番话也传递到了文明各处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真在里面找到生产线,那就是铁证了。

    “打开它!”审查官下令道。

    然而紧接着,千流的秘书就飞到了基地上,严词道:“不可!你们有什么资格,搜查千流集团机密要地!”

    寒避怒道:“你们承认这是千流财阀的非法据点了?”

    “谁说这是非法的?这座基地在商业部早有报备!你一个罪犯,还敢颠倒黑白?”秘书底气十足道。

    寒避气愤道:“是谁在颠倒黑白?既然早有报备,为何没有识别标志!”

    “之所以没有识别标志,是我方部门负责人的疏忽,千流财阀愿意为此接受罚款。”秘书悠然道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耍无赖,尽管此举嫌疑重重,惹人唾骂,但总好过被挖出铁证要好。

    反正千流老板是皇帝的人,根本不怕被高层弹劾,只要没有铁证,时间终会冲刷底层的质疑。

    寒避看向审查官,只见审查官脸色沉凝道:“刚才内阁商业大臣通过系统进行了验证,该基地确实早有报备……是合法的生产基地,不是非法据点。”

    秘书笑道:“审查官大人,这是我们集团的核心机密所在,没有上面的扣押令,你是不可以搜查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寒避已经认罪了,一个罪人,临死前还要胡乱诬陷攀咬,让他指认自己的罪证,他却跑来指出我们集团的合法基地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随便什么罪人,跑到皇宫,指着大殿说一些与案件无关的事,就可以搜查皇宫了吗?”

    “文明安全部以法律为纲,是文明的尊严所在,岂能被一个罪犯三言两语耍得团团转?”

    他一番话说得无从反驳,审查官暗自叹气,同情地看着寒避,心说还是慢了一步。

    显然,寒避的同归于尽,就是利用一下指认的机会,把千流财阀的罪证挖出来,让他们文明安全部趁机公布出来。

    可惜,千流的动作太快了,竟然一下子就把这座基地的‘合法身份’给办妥了!

    想打开它,就得内阁批条。

    可这猴年马月能批下来?批下来之后,恐怕里面的罪证早已消失了。

    反观寒避,让他指认自己的罪证,却空口白牙指了个别人的,可谓‘不务正业’,指东说西,目无规矩。

    秘书见审查官不说话,得意道:“寒避藐视司法,审查官大人还不把他带回去速速审判!”

    “我做事还要你教?你是什么东西!”审查官怒喝道。

    秘书一滞,哼哼两声却无法反驳。

    天上观摩的粉丝们,这时候也回过味来了,他们相信寒避,自然怎么看千流的人怎么可疑。

    他们意识到,这时候必须声援寒避,将基地打开,否则就再无机会了。

    “打开!打开!”

    “既然合法,那还怕什么!”

    “什么鬼机密,我不信!”

    “千流财阀好大的胆子!敢在虫洞引擎上动手脚!以后再也不买你们的引擎了!”

    漫天沙茶人,不断声讨千流财阀,声势浩大。

    毕竟跑来看‘一件铁案’的人,基本都是寒避的粉丝,对寒避没什么感情的人都去关注死兆星事件了。

    如今指认过程,竟然发生这番反转,粉丝们终于理解寒避认罪的原因,顿时如流星雨般落下来,咆哮声援。

    【收集免费好书】关注v.x【书友大本营】推荐你喜欢的,领现金红包!

    为了公道,宁可认罪,也要破案。

    这种同归于尽的觉悟,让他们意识到,寒避或许是有史以来,最值得追随的偶像。

    “打开!打开!打开!”

    两亿人的声威,让秘书瑟瑟发抖,生怕被当场打杀了。

    审查官大喝道:“肃静!所有人不得暴动!”

    他穿着微子盛期的机甲,一掌就能把这颗星球湮灭,在场谁敢造次?

    只见他撑开白色的能量屏障直接笼罩整座基地,把所有人挡在外面。

    一时间愤怒的粉丝只能干看着,怒骂文明安全部也被腐坏了。

    “法律是文明的尊严,既然这座基地是合法的,就该受到保护!”

    审查官无奈地说着,看向寒避。

    寒避正要说什么,忽然黄极的声音响起,轰鸣全场:“这真的是合法的基地嘛?”

    这话没头没尾,一时间众人都看向黄极。

    秘书也看向黄极,却发现他盯着自己:“你问我?”

    黄极点头道:“我记得你刚才好像承认了,这是你们生产漫游靴的基地。”

    秘书眨巴眼,他刚才提了这事吗?被两亿粉丝吵得脑袋嗡嗡的,一时间也懒得回想刚才是不是承认了这一点,反正这一点不重要。

    只见他嗤笑道:“承认了又如何?谁不知道虫洞漫游靴,就是我们千流集团的产品?这是合法经营!”

    “这改变不了寒避藐视司法,这场指认就是闹剧!他理应立刻带走审判!”

    他说的大实话,承认这个不能说明什么。

    然而,寒避笑了。

    “是吗?既然这就是漫游靴的生产基地,那正好,我被带走之前,也得先完成圣·超导大师交托给我的任务!”

    “为了文明的科技发展,我寒避,现代表圣·超导大师,征用你们的虫洞漫游靴生产线!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审查官惊愕,千流的秘书更是傻眼。

    两亿粉丝一片死寂,随后爆发惊人的声浪:“征用!征用!”

    秘书暴怒道:“胡说八道,你一个罪人,凭什么代表超导大师?事到如今,你还在这胡搅蛮缠!”

    “审查官大人,他藐视司法,还不把他带走!”

    不等审查官说话,寒避抢先道:“超导大师是否交托我此事,一查便知!”

    “是,我现在是戴罪之身,这种任务应该转交给其他合法者履行。”

    “既如此,我寒避现在便委托审查官大人,以及在场的所有公民,替我履行身为一名沙茶人,无条件为文明的发展尽责的义务!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审查官终于笑了:“哈哈哈!把基地打开!”

    秘书懵了,他没想到,寒避还有这层机遇!

    圣超导大师他很了解,经常随口就让人去办事,这是一位伟大的科学家的特权。

    千流财阀也不可能事无巨细什么都知道,这种私下里随口一提的事,不去查,哪里会晓得?

    此刻寒避突然说出,他再一问老板,老板再一查,向超导大师一打听,这才知道,确有其事。

    当然,这种特权,也不是百无禁忌,让人肆意横行的。不代表寒避就可以去任何地方。

    可偏偏,秘书刚才承认了这里就是虫洞漫游靴的生产基地,寒避自然可以就地征用!

    “我之前承认了吗?我没有承认啊……”秘书现在回过味来了,他之前说的话里,根本没提这是个什么基地,只说里面有核心机密,没有内阁的批条,不准搜查。

    结果到了黄极嘴里,竟然成了他已经承认过了,简直张口就来!

    可恰恰,他没有留神,听黄极说的煞有介事,便顺着嘴承认了,反正也不重要。

    哪曾想,寒避忽然来了这么一手!

    “被阴了……靠!”

    秘书绝望,就见他一下子被审查官的巨掌甩飞,下一秒,恐怖的力场拆开了基地外壳,将里面的设施用能量保护一一剥离出来。

    里面还有人!两名奴隶种族的科学家,正在销毁生产线。

    可想而知,如果再让千流财阀拖延片刻,恐怕罪证就被销毁了。

    “把他们抓起来!”

    “立即检查这条生产线!”

    审查官不断下令,同时派随行的科学家检查。

    生产线包含大量的数据,和漫游靴上的隐藏质子粒当然不一样,一下子就能查出来到底是拿来干嘛的!

    一时间,万众瞩目,等待科学家的验证结果。

    无数媒体直播,一边实时转述现场,一边开始解说,把寒避之前宣称的阴谋,以及寒避所做的事,纷纷介绍。

    不多时,‘千流财阀阴谋杀害继承人,虫洞漫游靴暗藏杀机,寒避同归于尽揭发真相’一事,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。

    而且铁证,就在眼前,随时都会揭开!

    这下子,此事的热度立刻反超了黑洞异变。黑洞的异变完全查不出端倪,官方迟迟给不出解释,没什么瓜可以吃。

    但是寒避与千流同归于尽之事,仿佛下一秒就会揭开,一旦寒避成功,一大财阀将轰然倒塌,如此大事,自然热度反超。

    “停止检测,将生产线带回,对外宣布无有异常。”一则命令忽然传到审查官这里。

    审查官浑身一震,呢喃道:“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是陛下的命令。”对方冷漠道。

    审查官僵在原地,与此同时,安全部的科学家激动地跑到他面前说道:“审查官大人,结果出来了,寒避说的是真的!这条生产线含有一项全新的技术,它可以……”

    他听着科学家的汇报,心思已经飘远了。

    审查官瞥向不远处面露期待之色的寒避,以及漫天沙茶人翘首以盼的目光,凝滞在原地。

    他已经意识到了什么,但是他必须执行命令。

    说不定陛下有更深层次的考虑,说不定他现在揭开此事,会坏了文明大计什么的……

    总之,他无论如何,都必须履行皇帝的命令,这是秩序。

    如果谁都能以主观判断而无视命令,自以为是地行动,那这个文明成什么样子?

    就在审查官内心挣扎之际,黄极忽然说道:“到底是什么结果,没有必要迟迟不说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莫非你收到了皇帝命令,让你说谎?”

    审查官嘴角一抽,感受到无数炽热的目光,一时语塞。

    他心里暗想,黄极隔着老远,怎么一语道破了自己面临的难题?

    黄极趁着审查官语塞之际,又问那名科学家道:“请问真相是什么呢?虽然我一眼就看出了问题,但还是你来公布比较正规。”

    “哈,当然是……”科学家正要公开。

    审查官坚定地打断道:“当然是没有异常!”

    那名科学家错愕地看向审查官,审查官瞪他一眼,坚定道:“收队!把寒避带回去,生产线是超导大师所需要,也带走!”

    “关于此事,后续请关注官方布告!”

    霎时间,全场哗然。

    如果审查官没有纠结犹豫,被黄极问得语塞。

    如果审查官提前与科学家说好,没有让黄极问得措手不及而仓促打断科学家。

    如果科学家没有那错愕的一眼……大家恐怕真会相信没有异常。

    奈何,这个世界没有如果。

    ……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