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,越来越多的人赶到王都,虫洞外数十万公里的范围内,全是沙茶人!

    各大财阀纷纷看戏,没有人出来掺和这浑水。

    审查官的队伍在此被堵了三个小时,此案直接进入了内阁御察阶段。

    内阁大臣出面了一个又一个,根本劝不动民众,所有人都要求公开检验那条生产线。

    毕竟这又不是什么难事,有此要求的人中,不乏地位颇高的一流科学家。

    可以说,只要不让公众检查生产线,那么不管内阁对此案做出怎样的解释,哪怕说得天花乱坠,大家也不认同!

    这时候,阿努纳奇掌握的三家财阀,派上用场了。

    这三家在内阁也说得上话,在毒岚的安排下,趁机给寒避说情,让他们还寒避清白。

    要知道,民众质疑的不只是千流的阴谋案,还包括寒避身上的案子。

    因为对千流罪证处理的不满意,连带愤怒的民众对寒避的罪名也提出诸多质疑,要求内阁御察。

    如果三个小时内,内阁不能给出一个圆满答复,此事就会提升成皇帝亲审的大御察!

    寒避是被千流冤枉的,这一点,内阁大臣们都心知肚明。

    千流安排的那些个罪犯,只需要翻一下供,寒避就能无罪释放了。

    如今公众要求内阁查清千流与寒避的两大案件,千流是皇帝的人,在没有皇帝首肯的情况下,内阁肯定要保他。

    所以退而求其次,或许可以拿‘释放寒避’来给民众一个交代。

    毕竟两大悬案,总要解决一个吧?不然内阁岂不是太无能了?

    阿努纳奇如今千方百计想要救出‘影龙’,是以趁机提出归还寒避清白。

    然而撒瓜拉第一个不同意,他恨不得赶紧把寒避审判执行死刑:“放了寒避?这个刺头,若放了他还不闹翻了天?”

    阿努纳奇掌握的内阁大臣说道:“现在已经闹翻天了!难道就这么僵持着?非要让陛下亲自出面做选择?”

    “依我看,两件案子,避重就轻,先满足大多数民众的期盼。”

    “大多数愤怒的民众,都是因为寒避同归于尽的行为没能换到预期结果而来的,若是还了寒避清白,然后我们再咬死生产线没问题,此事即可平息。”

    乐基王听了,惊讶地看着对方一眼,没想到内阁中除自己之外还有人帮寒避。

    不过想想也没太奇怪,毕竟对方说得有点道理,或许也是被逼急了。

    他当即应和道:“我赞成,寒避本就是被冤枉的,我们不过是做正确的事而已。”

    内阁大臣们议论纷纷,也陆续同意。

    “我同意!”

    “我也同意,那就这么办吧。”

    乐基王和阿努纳奇的人大喜。

    可撒瓜拉还是不依不饶道:“我反对,诸位,你们不看看寒避现在的排名吗?他第九名了!”

    “你们难道要看到寒避登顶吗?这样的人太危险,就让他背负罪名死去吧。”

    许多大臣悚然一惊,他们的确不能接受寒避当皇帝。

    哪怕寒避现在依旧希望渺茫,但有这个苗头也很可怕了。

    眼看事情又要生变,阿努纳奇的人却站起来大喝道:“正是因为如此,才不能再继续冤枉他了啊!”

    这名大臣内心此刻十分震惊,因为眼前的一幕,都被影龙算准了。

    而说辞也早已教给了他:“支持寒避的人,都是自由选民。此时此刻,他的支持率还在因为事件的发酵而不断上涨!”

    “民众的眼睛是雪亮的,我们再不还寒避的清白,只会让寒避的票越来越多,你们难道真的想要所有自由选民都支持他吗?这可是20%的票啊!”

    “所以我们必须立刻释放他,平息此事!”

    “当然,你们要是有胆魄,现在不管三七二十一,将其瞬间审判死刑,那就当我没说!”

    这下子,连撒瓜拉也没话说了。

    因为寒避的票数正在飞速上涨,这是不争的事实。

    扣押期间,寒避如同坐火箭一般冲到第九名,可以说正是他们的冤枉,间接提升了他的支持率。

    “哼,随便你们吧。”撒瓜拉冷冷道。

    众人纷纷点头,其中乐基王淡笑着没有理他。

    至于阿努纳奇的人,更是心中暗喜。影龙刻意嘱咐他们,不要暴露掌控的三家财阀的票,没有影龙的命令,不可以轻易投给寒避。

    所以现在各方势力虽然对寒避登顶之势已有警惕,但还是不相信他真的会登顶,毕竟没有一家财阀支持,想登顶太难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影龙!成了,你马上就要被洗清罪名,恢复清白了。”在阿努纳奇的据点中,毒岚得到消息,立刻在频道里说道。

    黄极平静道:“意料之中。”

    毒岚说道:“那你出来后,可不要再招惹千流了,那件事轻轻放下吧。”

    黄极啧了一声说道:“这怎么行?那岂不是坐实了寒避是诬告?”

    “你还要闹下去?这已经很给面子了,各自退一步,这件事就算是平息了。”毒岚惊愕道。

    黄极摇头道:“退不了,票不够,如今各方势力都在警惕我的排名,我现在有进无退,要尽可能拿到所有自由选民的票。”

    毒岚叹了口气,但没有质疑黄极,因为现在是他全权指挥。

    这时,通讯里响起阿尔沙兹的声音道:“你是被放了,我呢?你干嘛非要我在这开一炮?我已经被执法队包围了,快告诉我怎么逃离!”

    黄极淡定道:“逃离?不可能逃离,你老实被捕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!我身上可是背负着死罪!你让我对空气开炮,故意害我被抓对吧!你特么公报私仇!”阿尔沙兹快气疯了。

    黄极不解道:“公报私仇?什么仇?我们有仇吗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这是故意害我!毒岚!他故意害我你不管吗?我要告诉老板!”阿尔沙兹焦急道。

    没钱看?送你现金or点币,限时1天领取!关注公·众·号【书友大本营】,免费领!

    毒岚皱眉道:“影龙,你真不管他?你干嘛非要他开那一炮啊?这不是故意暴露吗?”

    黄极撇嘴道:“我自有用意,那一炮可不是白开的……至于沙兹,就让他在监狱里先待着吧,等到寒避成为皇帝。”

    毒岚明白他的意思,等影龙成为皇帝,阿尔沙兹自然就有救了。

    皇帝一生是有三个特赦名额的,一般是用在科学家身上,但非要用在其他人身上,也是有先例的,顶多名声有损,倒也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“好了,阿尔沙兹你别闹了,等影龙当了皇帝,肯定会特赦你的。”毒岚劝说道。

    阿尔沙兹怒道:“草!他就是故意的!”

    他骂咧着,很快掉线了,显然,他已被执法队逮捕。

    一时间频道里的其他人,都不敢阳奉阴违,对黄极说道:“接下来怎么做,直接说吧,影龙。”

    黄极很快吩咐了一番行动,主要是帮助寒避争取到更多的自由选民,以及发动更多人汇聚王都。

    最后,他指着雨果说道:“你穿戴上军霸武装,直接杀去王都,攻击我,并且销毁那条生产线。”

    雨果懵了,心说这不是找死?

    “疯了吗影龙……你让我去杀你?当着那么多人的面?”雨果茫然道。

    黄极平静道:“你肯定无法成功,无所谓,被捕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死罪啊!”雨果吼道。

    黄极诧异道:“你现在被通缉,本来也是死罪啊。与其躲在我们的据点,不如去监狱里蹲着比较安全。”

    雨果欲言又止,他们几个因为上次围剿千流的事,而成了出头鸟,过去所有罪行都暴露出来了,如今是通缉犯,的确成了天崩计划的累赘。

    万一在据点里被抓住,反而还拖累了包庇他们的财阀,继而可能间接导致影龙最后的票不够。

    从这一点看,黄极接连的操作,让他和阿尔沙兹这些已经没用的人,去监狱里待着,倒也不是没有道理。

    “就因为这个?”迦文忍不住问道。

    黄极随口道:“当然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千流在我身边安插了一个杀手,他叫阿青,不过这个阿青现在已经背叛了千流。”

    “难怪你知道那么多事……”毒岚恍然道。

    他早感觉那阿青不对劲了,现在说阿青是千流派来的,他一点也不惊讶。

    黄极继续说道:“阿青受命要刺杀我,并且销毁罪证。但他现在决定帮我,所以我才派雨果先一步刺杀我,闹出大乱,好让阿青无法动手。”

    雨果恍然大悟道:“原来如此,我说呢!你小坑一下阿尔沙兹,让他去监狱里反省一下也就罢了,何必还坑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有这么一层考虑。”

    黄极笑道:“你不会真以为我故意害你和阿尔沙兹吧?”

    “没有没有……”雨果这下放心了,立刻着手准备杀向王都。

    王都这边,黄极关闭通讯,看向不远处的内阁调查团,径直飞去。

    在那里,内阁正向所有人宣布寒避无罪!

    他们恢复了寒避的清白,将完整的调查报告公开。

    经调查,那些罪犯都是在诬告寒避。

    如今他们已经坦白自己是在胡乱攀咬,寒避直接无罪释放。

    ……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