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那人是谁?雨果?怎么会是雨果?”

    千流也在现场围观的无数液态飞船里,一开始他还以为杀手是阿青,可等到雨果出来后,他就傻眼了。

    难怪这么菜,这算是被截胡了吗?

    “连刺杀都被抢先了?可恶,之前不说雨果与寒避是至交好友吗?”

    千流无比懊恼,寒避这么搞,到处树敌,朋友变仇家也不足为奇。

    可偏偏对方先一步行动,还特别菜。

    这下好了,打草惊蛇,现场的防守力量大大加强,阿青这时候再出手恐怕也是失败。

    雨果这一手,简直让他措手不及,跟自己有着共同目标,却把事办坏了!

    “现在陛下出面,恐怕会放弃我了……”

    罪证还在,皇帝也不能冒天下之大不韪,必然得秉公处理了。

    可千流岂能甘心赴死?他又不是黑茶,他还有无数的野心没有实现!

    “陛下!难道真不管我了吗?”千流急忙向皇帝私讯。

    皇帝一面向亿万民众雍容地交谈,一面冷漠地回复千流:“事已至此,你把所有的事扛下吧。只要你老老实实的伏法,那你的孩子们……我会嘱咐老九好好照顾他们的。”

    千流咬牙切齿,孩子什么的他才不在乎呢,他绝不想死,绝不!

    “陛下!我还年轻,恕我不能接受死刑……”

    皇帝冷漠道:“我意已决,你接受不了,也得接受。”

    没钱看?送你现金or点币,限时1天领取!关注公·众·号【书友大本营】,免费领!

    千流听到皇帝无情的话,冷笑一声:“陛下,您最好把我放了,不然我怕您晚节不保。”

    “哼……你威胁我?”皇帝内心毫无波动,他现在也不怕千流把自己抖落出去了,如此大的民怨下,只要证实千流的罪行,就算是派人当场将其格杀也不会有人说什么,反而是大快人心。

    尤其是有‘马赛克’已经暗中安排了杀手盯着千流,只要千流有异动,就会让他开不了口。

    千流说道:“我也不想威胁您,但我想活命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陛下,您看我还有机会吗?”

    千流近乎哀求的话语,没有打动皇帝。

    皇帝冷笑着,根本不理他,径直出言安抚民众,并表现出义愤填膺的样子,数落内阁大臣们。

    他一连罢免了几名内阁大臣,将之前‘某人命令审查官撒谎’的黑锅,甩了个一干二净。

    显然,到了这一步,他接下来就会秉公行事,审判千流了!

    只见皇帝的声音响彻整个王都星系。

    “一点点小事,竟然闹到这个地步,既然民众想要查看罪证,那就公开查验好了!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嘛?”

    皇帝一脸正气地怒喝,众多内阁大臣低头不语,心说还不是你压着不让说吗?

    当然,他们面上都一副乖巧模样,老老实实被训斥。

    皇帝飒然挥手道:“把生产线拿出来,任由大家检验!”

    “陛下英明!”群众欢呼着,就见罪证的能量罩被打开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不怕有人蓄意破坏,毕竟大庭广众的,群众之中不乏一流科学家,谁动什么手脚,一眼就看出来了。

    即便如此,审查官还是非常尽责地守在罪证旁,盯着人群中一位位工程师、科学家进行验证。

    谁都能来验,为了保证公平,各行各业都有,哪怕不懂高科技的,也能上来摸看两下。

    黄极作为贵宾,自然也可以。

    “紫微大帝,你也看看吧……”寒避邀请道。

    黄极上前,很快给出了与大家同样的结果,甚至比所有人都更详细!

    该生产线,百分之八十是制作普通的漫游靴,但百分之二十的器件是一种全新的技术,根据数据显示,乃是专门在靴子里植入一些负压质子,可以通过后门控制,令附近的虫洞引擎失效!

    生产线的计算机程序里,还记录着生产日志,无论是发明者,还是实际的后台控制者千流,数据上都有记录。

    一桩桩一件件,铁证如山。

    “真的!果然是真的!”

    “太可恶了,竟然在虫洞引擎上做手脚,让人死无葬身之地!连痕迹都查不到!以后谁敢用虫洞?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两大继承人死于虫洞的传言也是真的了?”

    “让这样的人掌控文明无数成员的生计,简直是文明的耻辱!”

    “杀了千流!杀了千流!”

    “还有这审查官,竟然包庇千流,撒谎欺骗!极刑!统统极刑!”

    眼下可谓民意沸腾,真相大白后所有矛头都指向千流,连带着之前撒谎的审查官都要被民众的怒火所吞没。

    “抓捕千流及其所有涉事者!”

    皇帝一声令下,禁军直接绕过了文明安全部的特警,开始了抓捕。

    千流就在现场,见状所在的液态飞船,骤然变化,包裹住他形成了近千米高的巨大瘦长声音,仿佛似水银铸就的巨人。

    他这液态飞船,跟别人的可不同,改装了许多违禁设备,性能上仅次于军霸武装。

    显然,他要负隅顽抗!

    不过对此,皇帝十分不屑,别说仅次于军霸武装,就算他也带了一套军霸武装,此刻也闹不出什么风波。

    “陛下!”千流释放出强横的力场,抵挡着十几名禁军的靠近。

    眼看他要说话,皇帝看向远处的马赛克,命令道:“千流罪大恶极,就地格杀!”

    他既是给现场的人下令,也是提醒马赛克,赶紧让杀手弄死他啊,说好了让他开不了口呢?怎么还让他把装备穿上了?

    “哈哈哈!”千流的水银之躯,忽然暴涨出绿色的半透明力场,将所有禁军震开!

    禁军发出的高能粒子束,在触碰力场后,竟然统统被驱散。

    就连动能武器的穷合金弹头,也融化成了能量!

    民众大惊失色,不知道这是什么装备!

    皇帝也被镇住,这种轻易将攻击化解的技术,显然高出了他们一个层次!

    难道是微子时代巅峰期的技术?这怎么可能?千流哪来的这种装备?

    千流震开禁军,声音响彻四方道:“陛下!我的所作所为可都是听你的啊,为了让你心爱的九皇子继位,我杀了他所有的竞争者,助其登顶第一!”

    “你现在让我背负所有罪名死去,那就不要怪我了!”

    “你们想要我死,可找错人了啊!你们尊敬的帝国皇帝,才是漫游靴计划的始作俑者!”

    “不仅是这个计划,还有乐基世子一案,也是他下令陷害!包括一千年前刺杀大势利尊者的超级杀手,亦是他所指使……”

    “寒避,你不是想要公道吗?我给你!我全都给你!去网上看吧!我把一切的罪证都发布到了网络上!”

    他早留有后手,霎时间全文明的网络上,出现了大量的数据。

    记录了皇帝及其保皇派的诸多隐秘,当然,千流只知道自己参与过的,但这已经不少了!

    千流作为财阀之一,不知道为皇帝做了多少脏活,此刻一下子,全给曝光了!

    皇帝勃然大怒:“一派胡言!哪有什么证据?”

    “你的罪行曝光,心知必死,已经疯了吗?临时还要搅乱文明,简直邪恶至极!”

    他愤怒地呵斥,同时对千流的手段不屑一顾。

    发布到网上?搞笑!全文明的网路都在贝壳系统的掌控下,而他作为文明之主,拥有最高权限!

    他早料到千流可能这么做,此刻任何不利于自己的信息只要上传,瞬间就会被清除,零点一秒都不会留存,更别说发布了。

    至于后台的数据痕迹,没有自己的允许,谁敢去查?事后派自己的特使去消除便是!

    “你哪有什么证据?我看你是疯了!你……什么!”

    皇帝忽然怔住,只见全文明的网路上,层出不穷地冒出他与千流等人的交谈记录,命令谋划等证据。

    无数的民众都看待了,而他删除的行为,被同样的权限给影响了。

    如今贝壳系统,正在跟自己反复确认要不要删……显然是有同样级别的权限,在制止自己删除!

    “十三!”皇帝先是呆滞,随后不可思议地看向自己的特使。

    却见那团马赛克,理都不理自己,飘然离去。

    离去归离去,暗地里对贝壳系统的影响却丝毫没有停下!

    “你竟然背叛了我!”皇帝骇然。

    那团马赛克,是他最信任的人,很早很早以前就跟着他了。

    为了方便行事,皇帝让他成为自己的特使,专门负责做暗活,还赐予他皇帝权限的帝国模块,使其传达自己的意志时‘如朕亲临’。

    之前千流能说这么多话,他只当是十三办事不力,外加千流那绿色力场太过诡异。

    可千流向全网发布真相,十三不仅不帮忙删除,还阻止自己……他就明白十三肯定是背叛了。

    他只外放了一个‘如朕亲临’的权限,此刻除了十三,别无他想……

    “该死!”皇帝愤怒到了极点,万万没想到,他的影子背叛了自己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他为什么会背叛我啊?他什么时候变得心……”

    皇帝想不通,他如果不是真的信任一个人,是不可能给对方自己的权限的。

    但此刻顾不得想太多了,最信任之人的背叛已是事实,当务之急是立刻平息此事。

    就见皇帝拿出帝国模块,向贝壳系统发送消息,开头是‘倒塔’的字符。

    “系统!我是谁?我从哪里来?我到哪里去?”

    “你能剔除我所有的备用模块吗?”

    ……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