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以审判皇帝吗?理论上是可以的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历史极其悠久,拥有无数人才的强盛文明。

    一个文明想要长久的昌盛下去,靠的是及时发现错误,与及时纠正错误的机制和文化。

    沙茶皇帝的权威既至高无上,但又并非神圣不可侵犯,不可将两者混为一谈。

    因为他们早已不是远古时期的‘天授君权’了,而是‘民授君权’。

    沙茶文明的主人是沙茶人,无论是皇帝还是内阁大臣,他们权力的根基从来不是自上而下的,反而是自下而上的。

    是基于全体沙茶人所赋予的公权力。

    这个帝国,从来不是一家之天下,那种帝国早在初代沙茶时就被打破了。

    现如今的王室也早已不是家族,而是民族。

    从姓氏来看,寒避与撒瓜拉、皇帝、千流都是一家人,但还不是水火不容?

    除了都是同一个姓,十万年前可能是一家以外,基本没任何关系。

    寒避此刻,与其说是审判皇帝,倒不如说是要审判一位终生制的元首。

    这种事,古往今来,不是没有发生过,历史上共有三位皇帝是被审判下台的。

    但没有一个是以死罪的名义,也没有一个是纯平民出面指控的。三名下台的皇帝,全都是某强势财阀,或者内阁权臣做出来的废立之举。

    像寒避这样,没有得到任何财阀,任何大臣支持就敢怼皇帝的,乃是头一个。

    “陛下,乐基世子是怎么回事?纯惑的案件又是怎么回事?千流所说的一切……陛下不打算解释一下吗?”寒避直视着皇帝。

    撒瓜拉首先站出来怒道:“寒避!你不要再无理取闹了!千流明显是污蔑陛下,这些所谓的证据我分分钟就能制造出来!”

    寒避没有理会他,盯着皇帝问道:“我只希望,陛下亲口答复我们,毕竟现在是……大御察!身为文明之主,这一刻是不允许对公众撒谎的。”

    皇帝脸色难看,一方面是气得,另一方面他感觉身体隐隐有要崩溃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这些当然是假的!”

    “如今你的冤屈已平,千流一案也有结果,接下来的事宜交由各级部门处理,我宣布大御察到此结束!”

    【看书福利】关注公众..号【书友大本营】,每天看书抽现金/点币!

    皇帝沉着地说着,语气掷地有声,不容置疑。

    一时间,亿万沙茶人也是十分犹豫。

    他们每一个人,都热爱自己的文明,如果是真的,他们不惧把皇帝拉下马。但万一他们被人利用了呢?万一是千流这个罪大恶极的人,临死前还想要搅动文明混乱呢?大家也不想弄成‘多数派的暴力’而冤枉皇帝。

    这就是平民很难审判皇帝的因素之一,民众对皇帝的容忍度是很高的,其代表着文明形象,是文明的最高元首。

    大家光看了一个罪人的指控,就与皇帝作对,这种事他们干不出来,所以站出来带头的人很重要。

    也就得亏是寒避站在这,寒避是何等公义,众人都心知肚明,其不惜死也要破案,审判千流有功,所以大家都相信他,而坚定地作为他的后盾。

    换成别人,比如撒瓜拉突然跑出来,丢出一堆所谓的证据要审判皇帝,那大家才不屑一顾呢!谁知道是不是****?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寒避啊,你竟然还想审判文明之主……”千流缩在壳里,忽然发笑。

    笑完之后,他又说道:“陛下,你的那位特使呢?你从来都是通过他指使我们的……他身上的帝国模块,一定记录了很多证据吧……”

    千流心知自己必死无疑,这时候就干脆把什么都抖落出来。

    听到这话,皇帝脸色一变,眼神厉芒一闪。

    他最信任的人背叛,这对他打击极大,如果真让那叛徒拿着证据出来,那可就糟糕了。

    帝国模块的确是个铁证,里面的数据是禁止删除的,一切权限使用记录,都是永久记录。

    他哪怕把帝国模块的权限剔除,这个记录本身也是记录在里面的。

    想到这,他左顾右盼,通过系统搜索马赛克的踪影。

    如今他已经剔除了所有备用模块权限,对方应该无法隐形、伪装了才对,只要找到对方,他一个念头就能抹杀,可是人呢?

    “陛下!”就在这时,有一支军队通过虫洞降临。

    这是赶来的援军,他们根本就没个人样,而是一颗颗白色的发光球体。

    作为国防军人,他们已经抛弃了肉身,只留下思维能量体,与半机械的中子战星融为一体。

    这在沙茶文明称之为‘星壳’。

    如果说军霸武装是沙茶文明最强机甲,那么星壳就是最强战争兵器。

    在虚拟宇宙战争中,沙茶文明曾于一场真实演习里,只派了一名星壳战士,就灭亡了八十个沙茶派系下的文明!

    自由航行,能以六分之一光速横冲直撞的中子战星,吞噬星辰越战越强,这是何等的恐怖?

    更何况还能释放各种力场,制造各种武器,其本身也是沙茶军方极强的军工厂!

    低等文明连战斗资格都没有,对上星壳就是一面倒的灭绝事件!

    而这样的星壳战士,沙茶文明共有400名常备军,以及1.8亿的……预备役!

    “国防部第四星壳军团报道!”此刻一共四十颗直径超过一千米的星壳,排列在空中,扭曲着时空,涤荡着令人炫目的脉冲波,高亢地说道。

    皇帝脸色苍白,但面对这些文明的守护者们,他还是按了按蜗壳,敬了个军礼,并满脸微笑道:“危机已经解除!辛苦你们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辛苦!陛下,您没事吧?”一颗星壳回道。

    皇帝摆手道:“回到你们的岗位上吧,我在这里很安全,不会有危险……如果有,你们再出手便是。”

    他这话说得含糊,眼睛还瞥向寒避,隐隐有威胁之意。

    当然,国防军并不是皇帝的私军,但他这也算是借军队的势,吓唬寒避。

    在他看来,寒避也就一腔热血,没见过什么世面。如今见到如此雄壮的军威,心里胆气一泄,估计也就认怂了。

    只见皇帝趁机说道:“大家都散了吧,大御察到此为止,后续还有什么疑问,官方陆续会给出结果的。”

    “大家要相信皇帝,相信司法,相信文明的未来是无尽光明的。”

    亿万沙茶人行礼,暂时看来,只能等官方的后续解释了。

    总不能现在就威逼皇帝吧?

    皇帝见此淡淡一笑,没有严谨的筹谋,没有多方势力的联合,没有权臣出面强逼,单凭一个小小的寒避,岂能代表所有人?

    就在他准备离开之际,寒避突然在周围投影出无数资料,并喝问道:“陛下!”

    “千流所交代的……他与你的诸多罪行,我刚才已经对照系统的记录,查明了那些都是确有其事!”

    “别的不谈,只说凶杀,前前后后,就有五十多名死者!其中很多在政府备案中都是报了失踪!现在与千流提供的罪证统统对应上。”

    “这里有很多,是千流根本没能力做到的事啊……”

    这话说完,皇帝一滞。

    是,他可以说千流是故意陷害他。但千流发布的资料太细致了,提到了很多死者,有名有姓,一查就能查出来。

    怎么杀的,为什么杀的,细节极其充沛。

    如此再对应官方记录的现场细节,翻一翻旧资料,马上就可以确定其中几个不是意外,不是失踪,而是他杀。

    而且明显有几件案子,单凭千流做不到!几乎非得有皇帝的权限提供便利不可!

    寒避大声道:“陛下!现在有死者,凶手却配不齐!你说千流是在诬陷你,好,那么请告诉我,真凶是谁呢?”

    民众们交头接耳,看着寒避刚才短暂时间整理出来的数据,暗自点头。

    是这个道理啊,其中有几个案子,好像除了皇帝与千流合谋以外,没有其他解释了啊!

    都是千流干的?他一个人扛了?扛不了啊!从逻辑上讲,千流缺少必要的犯罪条件!

    一时间,民众又骚动起来,包括少数内阁大臣都震惊地看着皇帝,暗中议论纷纷!

    内阁也不是全听皇帝的,也有少量的类似乐基王这样的大臣。

    他们懂的更多,心里一对应,才知道皇帝暗中真的做了那么多事,政局几乎全在其掌握中。

    乐基王也忍不住站出来问道:“陛下!我儿子被关了五百年……这是你做的?我一直以为是……哈,为什么啊?为什么啊!”

    他情绪有些激动,才意识到自己一直都搞错了敌人!

    或者说,他自己查到的敌人,只是表面!幕后其实是皇帝指使!

    他一直以为是内阁集体排挤他,原来是皇帝要边缘化他!

    如今连内阁大臣都出来质疑,民众们顿时也声援起来。

    寒避更是高呼道:“陛下!我们需要一个答案,任何一名沙茶人,都不能白死!”

    眼见情况又要失控,皇帝无视了其他人,板着脸冲着寒避说道:“够了!大御察不是让你在这推理的,这些案件会交由地方执法队进行调查,你回去等消息吧!”

    “这么多人,堵在这十数个小时,是在严重妨碍文明的正常秩序运行!”

    “寒避,你一而再再而三地质疑我,那就拿出实证来,否则就是扰乱文明秩序!”

    皇帝的声音响彻全场,有着赫赫威严。

    寒避冷冷地看着皇帝,如今千流算是人证,但没有一锤定音的物证,还是很难扳倒皇帝。

    你跟他讲法律,他跟你谈规矩,你跟他谈规矩,他又跟你讲政治……

    如今皇帝以文明秩序的大义,强行中止这次对质,且不再管寒避,下令让星壳战士,吸走了千流。

    “第四星壳军团,将千流带走,执行死刑!”

    “是!”星壳战士们大声领命,就要离去。

    显然,皇帝已经没有耐心跟他们在这里打嘴炮了,他就硬不承认,仓促之间,还真没有足够多的人敢合起伙来对抗君主。

    尽管在众人心中,皇帝已经威望扫地,信誉污秽。但只要他还是皇帝,他的命令就是有效的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很多人都在犹豫,都在挣扎。

    大家不想给文明制造混乱,但又不甘心就此退却,许多民众都彼此观望起来。

    黄极知道,还差一把火。而这把火,他早已准备好了!

    “赛法,一会儿注意力集中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……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