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场皇位斗争,发展到当时那个阶段,可谓是把整个文明的黑暗与矛盾都爆发出来。

    根深蒂固的财阀,让沙茶人见识到了,他们的文明有多么的‘不安全’。

    王都星系,多少年没有过动乱了?

    多少恐怖分子、境外破法者,都别想在这里造次。

    【看书领现金】关注vx公.众号【书友大本营】,看书还可领现金!

    然而家贼就难防了,堂堂皇帝竟然被人挟持,虽然是为了保护,但违反皇帝意志的保护,就是挟持。

    更恐怖的是,第四星壳军团竟然集体故障。

    这让所有热爱文明的沙茶人,都意识到,财阀势力已经到了不得不除的地步。

    得亏是内战把这些矛盾爆发出来,若是外敌来袭,关键时刻财阀若因为自身利益枉顾文明利益,稍微拖一下后腿,后果都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当然,他们有只是会拖后腿而已,在文明存亡的根本问题上也不会站错队的。

    毕竟沙茶文明,是一个非常成熟的文明,这体现在文化上,以及每一名沙茶人的教育程度上。

    寒避的所作所为唤醒了他们。

    要说寒避鲁莽,那是着实鲁莽,还没当皇帝,就说要肢解财阀,这不是逼着人家狗急跳墙吗?

    他把自己退路全部封死了!这在常规看来简直就是乱弹琴,百分之九十九要被现实教育的。

    可架不住,他背后有黄极。

    化腐朽为神奇,化臭棋为妙棋,黄极早知寒避的选择,大局提前就帮他布好了,寒避只需要做自己就行了!

    在黄极眼里,没有什么臭棋妙棋,恰当的时机行恰当之事便好。

    寒避封死自己的所有退路,也让所有人看清了他的决心,安心跟着他冲。

    他逼着财阀狗急跳墙,也正是让矛盾激化出来,让人知道真触犯了根本利益的时候,文明看似完善的法度是可以被肆意践踏的。

    当然,这都需要一张牌,一把火。

    黄极就是那把火,他作为一名外人,他的话,有的时候比沙茶自己人来说,更让人听得进去!

    一些老生常谈的问题,沙茶人缩着壳,享受着歌舞升平,可以无视。

    强大的生产力,遮掩了无数问题。

    但黄极这紫微大帝钻进壳来,面对亿万沙茶人反唇相讥,挑破那些问题,那就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自己人可以说,外人不能说,外人若笑了,那沙茶人就要让紫微大帝看看,我们能错,也能改。

    真以为财阀只手遮天?真以为爷投不了自己想投的人?那你紫微大帝可就搞错了!

    而阿努纳奇掌控的三家财阀便是那张牌,最后一刻打出来,直接把财阀逼疯了,不管不顾地冒天下之大不韪保护皇帝,并且也打出了令星壳军团故障的底牌,还想尽办法逼迫、拉拢民众去投大家非常不愿意接受的九皇子。

    于是寒避看似鲁莽的举动,反而成了一把一往无前的神剑,逼得财阀一方,无路可走,只能接连激化矛盾,反而步步臭棋。

    将他们根深蒂固,号称掌控文明百分之八十选票的‘财阀票’体系,给搞崩盘了。

    他们与亿万民心对冲,被撞得濒临散架。

    这个文明,其实从来就没有所谓的‘财阀票’。

    “寒避!寒避!你终于君临天下了!哈哈,我投的!”

    “现在叫陛下了!”

    “那就是陛下的最强粉丝阿青吗?干得好!卧槽,太帅了!高手在民间啊!”

    阿青对于时机的把握非常巧妙,他混迹在人群中,在财阀的甲士们出动时,他还以为是同行。

    当时他非常惊讶,还以为有这么多人跟自己抢人头,当即也飞身而出。

    却不料这些人都是财阀派来保护皇帝的,只有他一个人是真刺客……

    于是他立刻压抑杀机,按耐下去,假装自己也是保护者,守住了一个方向,等到了更好的时机。

    在保护者们警惕着吃橘子的黄极时,他又以自己的液态飞船为饵,牵扯一部分注意力。

    终于从重重保护中,击杀皇帝。

    为寒避登基,打下了最后一颗钉!

    “我该死了吧?”

    阿青知道自己的名字将永记史册,便放下混乱者之刃,原地等死。

    他为了最后一击,连机甲都不要了,乃是肉身飞出。

    此刻连武器都扔掉,思维能量体回归肉身,便是等于不设防!

    任何一名权限者,动用无处不在的空气,都能磨灭他。

    然而,没人动手,他睁开眼,却见无数人眼神炽烈地看着他,直把他瞪得尴尬癌都快犯了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刚才还对他出手的保护者们,如今也是一脸沮丧的脱离机甲,束手就擒。

    这些人,都看得清局势,如今寒避登基,尘埃落定。

    他们的任务已经失败了,没什么好负隅顽抗的,赶紧去监狱蹲个几十年就是了。

    若是灵光一闪搞点有用的发明,还能很快放出来。

    “阿青!干得漂亮!”斯匹克激动地喊道。

    阿青茫然地看着四面八方,随后惊恐地看着无数人涌到自己身边。

    他的耳旁全是嗡嗡的吵闹声,他被人裹挟着来到寒避的面前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的寒避,也被粉丝们团团包围。

    当然,安全问题不用操心,这些人都是手无寸铁,没有顶尖的军事武器,休想伤到至高权限的皇帝。

    “你们干什么!我是粉丝……不对,我是刺客!”阿青呼喊着,脸色极其难看,仿佛受到了侵犯。

    大家都笑道:“你当然是刺客,最后那一击又快又恨!”

    “你看那群财阀的走狗,根本反应不过来,被你耍得团团转!”

    众人对阿青那是交口称赞,其不仅无罪,反而有功。

    阿青脸色越来越难看,他其实也在人群里,意识到寒避在审判皇帝。

    但是他看到的只是冰山一角,因为他来晚了,而且没上网。

    干正事呢,干完就去死,上什么网?以至于根本不知道全民公决的事,也不知道许多沙茶人反抗财阀制度的事。

    当然,他也不傻,他知道自己做的是好事,乃是义之所至。

    但那又如何?在他看来,皇帝就是皇帝,哪怕被审判,也得被公决。

    再不济,也得是病死。

    哪轮到他动用非法武器当场格杀?

    所以他就算做对了,怎么也得是个死罪。

    如今既做了好事,又名震天下,最后还一死了之,这正合他心意啊!这不就是他的梦想吗!

    却没意识到,这是一场席卷整个文明的大变革,不可一概而论。

    他阿青不是刺杀,而是从财阀的恶意保护中,义愤出手,处决了罪人。

    在星壳军团无法拨乱反正之际,孤身戳破了财阀们最后的挣扎。

    他这哪是刺客,他这是英雄。

    眼见情况不对劲,民众喜爱他也就算了,怎么执法部门都没动静的?

    审查官甚至满脸堆笑,冲他微微点头。

    第一星壳军团从虫洞里飞出,接管大局,控制住现场,把财阀派来的保护者们都抓走了,对他却视而不见。

    搞得阿青十分尴尬!喂!人是我杀的啊!怎么不抓我!不要让我落在粉丝的手上啊,快把我从群众里救出去!

    “我认罪!我认罪啊!”

    “我是千流派来的刺客,他令我潜伏在寒避身边,我还用了违法武器呢!我……我再怎么说也是杀了皇帝,我应该是死罪!”阿青慌慌张张,梗着脖子据理力争!

    众人大惊,不是说他是寒避的最强粉丝吗?竟然是千流派来的杀手!

    “千流派你刺杀皇帝?”斯匹克惊道。

    阿青老实道:“没有,他让我杀寒避。”

    “哈……”众人乐了。

    让他杀寒避,他却杀了皇帝,这是弃暗投明啊!

    不过这违禁武器倒是个问题,有人喊道:“你哪来的军霸武装!”

    阿青见状大喜,大家总算意识到他是有罪的了。

    他知道自己已经名动文明了,看看这些人把,一个个拥簇着他,显然他做了一件大事。

    很好,这就是他所求的。

    但是他实在受不了这之后的万众瞩目!

    “斯杜碧开设了黑军工商城,并为像我这样的杀手,提供平台,以及资源。千流以及诸多财阀都与其有生意来往,我接到命令后,直接去那里记千流的账,就能领到武器……”

    阿青立刻把自己的军火来源给说了,主动袒露自己诸多罪行。

    当然,他一个小小的孤儿,凭什么成为职业杀手?凭什么精通那么多违禁武器的使用?

    这背后的训练、走私交易、模式化地打手生产链,不知道牵扯多少个据点。

    所以他说自己的罪行时,斯杜碧等一系列中小型利益牵扯者,也全都被点出来。

    被第一星壳军团逮捕的八十九名各大财阀高手,听到阿青全抖落出去,人都傻了,这是真不要命啊?

    “卧槽!他是不是有病?”

    “他是死士,不怕死,我们不是啊!”

    “本来我们就关个二十多年,他把这些一说,我过去的事全都会被查出来……至少两千年啊!”

    “我靠,我六千年!”

    阿青在这求仁得仁,暗地里时刻关注新闻的斯杜碧,心态都快炸了。

    “跑!”

    斯杜碧还算是个狠人,二话不说,趁着自己还有权限,当即开始出逃。

    不光是他,很多财阀的干部也都开始跑路,那些都是做过脏活的人。

    如今寒避登基,还坐拥恐怖的百分之八十的支持率,不跑还干嘛?

    是个人都知道,现在是财阀末日。

    别看财阀根深蒂固,但在最后无数人反水不跟着投票时,就显露出了他们其实也是纸老虎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一位真正意义上民选的皇帝诞生了,他拥有真正意义上全民赋予的权力,财阀们除了等着被肢解,就只有暴力造反一途。

    但是造反哪是那么容易的?国防部有十大军团,双数编号的军团,财阀们若一狠心,可以全部故障。

    可单数军团就没辙了,那些星壳足以横扫所有武装暴乱。

    倘若财阀老老实实,还能根据各种法律条款和权术与寒避周旋,寒避想对付他们还比较麻烦。

    反过来若是造反,那死得可就太快了!

    “斯杜碧!你到哪里去!”

    眼看就要进入虫洞的斯杜碧,忽然被一帮人拦下。

    斯杜碧惊骇莫名,可仔细一看,却发现不是执法队,而是毒岚及其一群异族人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谁?”

    毒岚冷笑道:“你不记得我,我可记得你!”

    “斯杜碧,当初你招惹我们阿努纳奇,可想过有今天?”

    ……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