骨扇看着黑市一片混战,到处是扩散的星屑尘埃云,到处是爆炸的火光与冲击波,到处是又细又长的光束贯穿深空……

    首先惊讶于黄极的策略,好好一颗中子战星,就那么扔了。

    当她看到黄极派人,从圣者号尾仓里启动两颗中子星时,都看傻了。

    真有人用飞船拉中子星啊?这得多耗能量啊?相当于随身带着几颗恒星啊。

    刚开始骨扇还不知道这中子战星是什么货色,但随着四皇劫掠团飞走,各大势力也都开始追逐,再一接收现场肆意传荡的通讯广播……这才明白那是多珍贵的存在,也明白黄极为何有自信洗劫黑市了。

    没了顶尖犯罪集团,剩下的势力还真没谁打得赢黄极。

    一百架军霸武装,外加近万紫微国自己产的三相机甲,这都不算什么,关键是,黄极还有一颗星壳……

    藏在巨舰中,一股超强的斥力以光速扩散,不到十分钟就覆盖了整个黑市。

    大随求尊者体表无数海盗就如灰尘般呼得一下,涤荡一空!

    临时搭建的众多‘集市’,摧枯拉朽地就被湮灭了,残骸碎片化作漫天太空垃圾,盘旋着、飞刺着,如亿万飞轮狂风暴雨般席卷四散。

    俯瞰看去,数以亿计的大小飞船,就好像砂砾一般,被星壳的恐怖斥力,腾得一下!全给扬了!

    海盗、杀手们混在这金属风暴中,如同被千刀万剐。

    浩大的尊者金身,就好像洗了个澡,搓了个泥似的,焕然一新。

    当然,物资没有浪费,局部上,一些较为精细的商品都被黄极提前告知了奶敌,星壳的力场席卷黑市之余,也把那些物资都给保护起来了。

    它们形成肉眼可见的洪流,盘旋在一起,犹如一颗气态行星。

    这次洗劫,明显是有备而来。

    不过战斗并没有因此一面倒,相反,深渊群盗们很快也反应过来,开始了反击。

    这年头谁不穿一身机甲呢?万一交易时发生了争斗,嘭得一下被人给干掉了,都没处说理去。

    小规模的冲突,在这都不算冲突。

    看似安详和谐的交易地点,一样每天有人死亡,这都属于小事。

    不过黄极这一波,可是大事,黑市直接被砸了,稍微有些本事的海盗,都和突如其来的金乌大军拼命。

    “大佬,为什么让变形虫化身金乌啊?还有你这些机甲怎么回事?你们紫微是光之文明的附庸?”骨扇询问黄极。

    她不问不行啊,她们天虫与金乌,那是不共戴天之仇,绝对的势不两立。

    对此,黄极还没回答,其他人就笑了。

    “别逗了,我们紫微派系,怎么可能是人家的附庸?”安路伴淡笑道。

    骨扇沉着脸道:“那是怎么回事?莫非你们是受光之文明雇佣,来打击深渊的?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!洗劫深渊这种事,谁不披层马甲啊?”安路伴大笑道。

    听到他笑,骨扇思索一番,忽然道:“你们也和那群鸟人有仇?”

    安路伴摇头道:“何止有仇?我们的宿敌,就是一群鸟人。之前与你说的宿命之战,就是为了消灭他们。”

    骨扇眼睛一亮,心说原来如此。

    “难怪你们的敌人明明不在黑市,你们却要来打黑市……原来是给人招仇呢?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安路伴看向黄极道:“不过老大,这么简单的嫁祸,能成吗?”

    “无非就是用一群变形虫伪装成金乌,然后还使用我们改装的鸟人机甲,这也太明显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群海盗可不是傻子……他们真相信这一切都是阿努纳奇干的?”

    黄极站在透明墙壁前,观望着战场。

    听到这话,黄极只是平静道:“他们相不相信,不重要。”

    安路伴眨巴眼,还在琢磨黄极这话,旁边的骨扇就笑了。

    她诧异道:“你跟我说得这么热闹,原来根本不相信自己首领的计划能成?你们可真有意思,这都打起来了,一个个执行得如此利落,才来问这个?质疑得晚了点吧?”

    安路伴无所谓道:“质疑什么呀?这个计划,老大说做,我们执行就是了。我问这些,纯粹是因为好奇而已……”

    毫无疑问,黄极在他们心中有无限的威望。

    骨扇看出来了,就算黄极让他们去送死,这群人恐怕也会屁颠颠地去送死,骨扇震惊之余心里很是羡慕。

    她自衬威望极高了,借助女皇的威名,以百战天虫继承者的身份,手下一个个都很听话,但经常也有压不住的时候,往往要靠讲故事来忽悠。

    黄极却不用,洗劫黑市,得罪整个深渊这么大的事,说做就做了。

    看到一群紫微的人兴冲冲地杀进去,打得热火朝天,骨扇还以为这事紫微众人一起谋划的呢,此刻因为安路伴的问话才知道,合着就黄极一个人的主意?

    “行了,你不用问了,这波给鸟人拉仇恨,是一定能成的。”骨扇说道。

    安路伴问她:“你怎么知道?除了文明正规军,哪有人敢如此明目张胆地犯众怒?大张旗鼓的一群金乌杀来,明眼人都知道是伪装的啊!”

    骨扇摩挲着腿笑道:“知道又怎样?深渊才不管证据呢!”

    安路伴一怔道:“你是说,他们知道是栽赃,一样会把账算在鸟人头上?”

    骨扇毫不犹豫道:“那当然了,深渊行事,何须理由?”

    “你们若能全身而退,这股众怒……总要有个发泄对象啊!”

    安路伴不说话了,她明白了。

    骨扇龇牙道:“跟鸟人没仇,难道就不抢他们了吗?照抢不误啊!”

    “这群走私商团受了这么大的损失,未来很长一段时间不会来了!一方面是资金链断裂,一方面则是观望局势,万一再来又被洗劫了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他们不来,很多海盗未来的日子不好过了,为了生存什么都干得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严格来说,你们这此拉仇恨,效果不会特别大,想要全深渊因此到处找鸟人杀,那是不可能的。毕竟海盗们想要抢劫,肯定还是选弱者下手,并不是说,就只盯着鸟人搞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了,效果还是有的,以后金乌族在深渊不要想有补给了,虫洞也不要想用了,跟任何势力接触,被任何海盗发现,都极大可能被袭击,乃至被围攻。”

    安路伴点点头,说道:“这就相当于断了阿努纳奇的后勤啊!”

    “诶?那按照你这么说,谁都可以诬陷啊,假冒成别人,去犯众怒,让自己的仇家在深渊无立足之地,岂不是个基本操作?”

    骨扇笑道:“的确谁都可以栽赃仇家……但前提是得活着,没有足够的实力,犯下众怒不能全身而退,把自己搭进去了,这顶什么用呢?”

    “你们要不是有俩中子战星,现在我们这早就被人轰烂了!”

    “归根结底,实力为尊。”

    他们在这聊着,战况已经明朗化了。

    紫微一方,陷入了劣势,一亿虫群死伤过半!

    不过她知道要打仗,所以造的变形虫,是偏军事化的,见势不妙,直接自爆。

    那叫一个悍不畏死,临死也要拉俩垫背的。

    所以海盗一方也是损失惨重。

    但黑市的强者,实在是太多了,他们有的只是低等文明背景,可使用的武器,却往往是原子巅峰!

    在深渊,再穷再落后,不能落后了武器。

    有的海盗看起来只是原子早期的普通机甲,结果打着打着,怀里展开一台创世死光炮!

    还有的杀手,看起来穷得叮当响,简并态炸弹却跟不要钱一样地往外放。

    他们很多都是牺牲了防御,换取了能拉敌人一起死的种种手段,可谓狠厉至极。

    这里面,尤其以反物质武器和简并态炸弹最受欢迎。

    无他,破坏力强罢了。

    即便是军霸武装,也反物质炮打中了也会被轰死,这种湮灭武器,除了穷合金,没什么不能破坏的,技术含量也不高,是深渊最常见的武器。

    至于简并态炸弹,那更是无视能量盾和材料强度,只要没有高强度的斥力场进行抵抗,中了就基本必死。

    所以面对这些个亡命之徒,即便是微子时代的强者,也不能掉以轻心,保不齐就死在弱者手上。

    “主人主人!物资搜刮完毕!”奶敌忽然汇报道。

    只见浩浩荡荡的‘物资星球’,拢共五十多颗,每一颗都比地球大。

    它们滚滚而来,跟在一艘艘圣者号飞船的后面。

    飞船重新组合排列为圣者号,形成一橄榄球型,释放出强大的引力将物资星球牢牢吸住。

    黄极说道:“那就撤吧。”

    “挑出半成的物资断后,制造混乱……我们往这个方向撤离。”

    奶敌立刻道:“明白!”

    虫群的损失是可以接受的,但是昆仑战士们总不能不要吧?

    一百套军霸武装,可都是紫微的自己人在使用。

    如今大家伙都被分割在各处,形成数千个小战场,被万倍于己方的敌人团团包围。

    又因为牵引着物资,连隐藏的圣者号都暴露了,要不了多久,连他们也会被包围。

    不过敌方最顶尖战力都走了,他们有星壳在手,倒是镇得住场面。

    凡是杀向圣者号的敌人,还没等靠近,就被星壳释放的扭曲时空,拉扯成金属香肠。

    “兄弟们!撤!”

    “都小心着点,黄极说了,不求杀敌,大家伙活着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快!撤回圣者号,奶敌会‘撒币’掩护我们!”

    紫微众人且战且退,变形虫们操控的机甲大军则悍不畏死地牵扯敌人。

    #送888现金红包# 关注vx.公众号【书友大本营】,看热门神作,抽888现金红包!

    与此同时,大量的物资洒在他们撤离的路线上。

    ……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