茫茫真空中,一支舰体漆黑,纹着古怪恶兽的狰狞战舰,正高速航行着。

    里面有数名贝塞尔人,机甲残破,神情阴霾。

    他们正是从黑市好不容易逃出来的暗金属海盗团的幸存者。

    黑市被无数金乌洗劫,他们原本带去交易的货都丢了,舰队也只剩下他们一艘战舰,上千人也只剩下他们寥寥数人,可谓凄惨之际。

    此刻回来,就是跟团长汇报的,眼看就要跟主力部队汇合了,忽然其中一名贝塞尔人神色一变,调出投影。

    就见在距离他们数千万公里外的地方,有一方千里长的金属平台,上面云雾缭绕,到处漂浮着闪光石块,非常漂亮。

    平台上站立着两拨人,似乎正在谈判。

    一边和他们一样,都是满脸眼睛,头顶巨大山羊角的贝塞尔人,身穿原子巅峰的兽型机甲。

    另一方则是五名熠熠生辉的金乌,而在他们身后还漂浮着数百颗直径十公里的彗星,似乎是金乌们来时的载具。

    【收集免费好书】关注v.x【书友大本营】推荐你喜欢的,领现金红包!

    “队长,怎么有鸟人在这?”

    “哈……这是阿努纳奇的人,大概是来交易东西的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看到鸟人就恼火,之前洗劫黑市的鸟人,会不会跟阿努纳奇有关?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知道,走,过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狰狞战舰再加了一把速,迅猛地朝着金属平台靠去。

    “呼!”狰狞舰队没有受到任何阻拦,强势地降临平台上空。

    “咚咚咚!”数名贝塞尔人穿着沉重机甲直接跳了下来,粗鲁的降落方式震荡起巨大的风浪。

    他们一过来,就听到了团长与金乌们的争吵。

    团长高大壮硕,裂地者机甲满布裂纹与星辰光点,戴着八角头盔,眼眸暴戾。

    “没有钱你说个鬼!拿一堆破彗星就想来换反物质?你是不是觉得我们暗金属海盗团好惹啊?”

    “想换就把碎星者机甲留下,要么就给我负质量生成的技术数据!”

    面对这愤怒的质问,为首的金乌脾气也是相当暴躁:“负质量生成技术?你想失了心!”

    “买反物质的钱,我们阿努纳奇说会十倍给你,就会十倍给你!”

    “这些彗星战车只是见面礼,是我们老板说要送你们的,你们爱要不要!”

    “这片区域有的是海盗跟我们阿努纳奇做生意,特么的,我们在这混了几千年了,你们只是晚辈,连个欠条都不给我们打?你是想打仗吧!”

    这金乌气势磅礴,神情桀骜,面对数以万计的贝塞尔人海盗,丝毫不虚。

    明明是想赊账换东西,却是说得理直气壮!丝毫不把人家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对此,暗金属海盗团的团长,那是怒火中烧,很想一声令下,将这五名金乌干掉,杀人舔包!

    不过,他还是忍住了,倒不是打不赢,别看贝塞尔文明跟光之文明实力差距巨大,但这是在深渊!

    深渊什么武器弄不到?深渊里低等文明种族拿着高等文明武器的情况,比比皆是。

    眼下不过是五名身穿碎星者机甲的金乌而已,他们暗金属海盗团主力尽在,完全可以吃下。

    但是,他还得顾忌人家背后的人。

    阿努纳奇在深渊的势力,非常强,跟在开放星的生意人形象,那是完全不同。

    深渊二十大劫掠团,就有一个是阿努纳奇劫掠团,兵强马壮,军舰如云,有虫洞有战星,还有星爆战云。

    尤其是最近几个月,万华镜亲自到来,还从各大开放星把所有人马都召集在一起。

    如今,可谓阿努纳奇全伙在此!

    有这么一方势力在附近,暗金属海盗团长想黑吃黑,就不得不掂量一下万华镜的报复。

    这也是仅仅五名金乌就敢来数万人的海盗团做交易的底气,而且,还如此豪横!

    “妈的,万华镜一向给钱利索,这回怎么要赊账?深渊没这规矩!”暗金属团长怒吼道。

    对面的金乌骄傲道:“所以我们老板才答应给你们十倍!”

    “我们只是一时没有周转开而已,不过很快就会有钱了送到了!很多很多钱!少不了你们的!”

    听到这,刚从狰狞战舰里降临下来的贝塞尔人浑身一震。

    “很多很多钱?就快送到了?”这几名贝塞尔人冷笑着走过来。

    金乌冷冷地看着这帮人,见其一身残破机甲跟逃难似的,不禁说道:“怎么了?不信?”

    “呵呵,我信……我当然信!”难民似的他们,咬牙切齿道。

    他们没想到刚回总部,就正好看到阿努纳奇人找他们海盗团做交易,交易就交易吧,以前也有过,没想到这次来是赊账的!还说什么马上就有钱了,等钱到了必定十倍奉还。

    莫不是洗劫的财物还在路上,阿努纳奇等不及要用,所以先行赊账?

    金乌见他眼神讥讽,不禁怒道:“你看你祖宗干什么!哦……想要我身上的碎星者机甲?呵呵,免谈!”

    “老板说了,就是赊账,你们只需要等几日,便能拿到十倍的钱!”

    “接不接受给个准话,不行我就再找别人了!”

    他睥睨着说话,完全没有讨价还价的意思,毕竟暗金属海盗团只能算是中档势力,天知道什么时候就被谁灭了?

    贝塞尔人在这能混起来不难,难的是长期保持强盛,毕竟贝塞尔人的母文明只是原子巅峰。

    不像他们金乌,来自微子文明,随便从自家文明带着点唾手可得的武器,就能在这混出名堂来!这是哪?这是无法无天的深渊!又不像开放星还限定出各种违禁条例。

    在他们看来,在深渊说话就是要强势,退一步,人家就会进一步,所以必须态度坚决。

    反正交易不管成不成,这伙海盗肯定是不敢动他们的!

    他们正如此想着,怎料难民似的几个贝塞尔人,忽然放出数万把真空切锁定他们,大喝道:“你们这帮鸟人还敢露面?真是找死!”

    五名金乌闻言勃然大怒:“嗯?想动手?我看是你找死!”

    说话间,数百颗彗星战车,飞射出五百万把金色飞羽,狂暴的电磁场笼罩周身。

    从同时操控的武器数量上,就能看出来双方的单兵素质。

    不过架不住暗金属海盗团的人多,下一秒,周天八方数以万计的贝塞尔人,全都招出武器,漫天都是真空切。

    更有数百艘战舰,齐齐锁定五名金乌,杀气腾腾。

    “都给我住手!”暗金属团长见手下要和对方打起来,连忙闪身按住自己人,并问道:“打什么打!话说你们怎么搞成这副模样?其他人呢?怎么就你们几个回来?”

    难民般的贝塞尔人哭诉道:“团长!其他弟兄们都死了!一支金乌大军洗劫了黑市!”

    “无论是商队、杀手、逃犯还是海盗,统统都被抢了,黑市所有物资被洗劫一空!”

    “现场一片血色,我们几个是好不容易才逃回来的啊!”

    听到这番哭诉,暗金属团长大惊失色:“黑市竟然被洗劫了!”

    五名金乌也是惊骇至极:“什么?金乌大军?”

    他们知道这意味着什么,吓得简直肝胆俱裂。

    “好哇!”暗金属团长狞笑着拉开距离,暴虐道:“你们阿努纳奇竟敢洗劫黑市,这是不把所有人放在眼里啊!”

    五名金乌连忙道:“胡说!我们才没有洗劫黑市!”

    暗金属团长狞笑着才不管那个呢,深渊不需要证据!

    他一直觊觎着对方的装备,刚才只敢在心里想着杀人夺宝,现实里始终犹豫,

    万没想到,手下带回来的消息,帮他做了决定。

    “深渊岂能容你们阿努纳奇如此嚣张!从现在开始,见到金乌,一律杀无赦!”他一张口,就把全体金乌族的范围缩小到了阿努纳奇员工。

    “等一下!不是的!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霎时间,万炮齐鸣,任由五名金乌如何解释,暗金属团的海盗们一概不听。

    谁都知道,洗劫了黑市,是一口多大的锅。

    上一次黑市被洗劫,还是五百年前……之后足足两百多年没有任何一支商队再来深渊。

    大势力还能自给自足,小势力根本活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眼下竟然又来一次,虽然可能不是阿努纳奇,甚至可能根本就不是金乌干的。

    但,谁在乎呢?群体愤怒是不讲道理的。

    巨大的粒子束从各个方向爆射而来,五名金乌目眦欲裂,却又只能闪躲防御。

    “簇簇簇!”

    广阔的金属平台,被顷刻间轰成了筛子,狂暴的力场将其搅了个稀巴烂!

    “快跑!”五名金乌疯狂闪躲逃窜。

    奈何敌人太多,很快将他们团团包围。

    “住手!都是误会!这是有人陷害我们!”

    “好了,不要跟他们废话了,他们不在乎是不是陷害!至少几十年内,深渊不会有我们金乌的容身之地!”

    “妈的,分散逃吧!”

    “不,晚了,已经被包围,分散就是找死……”

    “快向我集合,我们单体比他们强!集中优势向一点突围!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五名金乌的战斗力十分彪悍,面对万倍于他们的敌人,依旧没有放弃生的希望。

    以他们的实力,如果留下缠斗的话,至少能杀掉数百名敌人,赚个够本。

    可他们还是选择避战,以闪躲突围为主,便是寄希望于能跑掉。

    “追!不可放跑了一个!”

    “哈哈,你们金乌不是很嚣张吗?从此以后,人人喊打!”

    “都去死吧,阿努纳奇!”

    激烈交战中,金乌们疲于应付各个方向的攻击,终于还是被钻头般的螺旋反物质金属弹,轰在脸上。

    那金属弹源源不断喷薄出反物质,强制与其机甲发生湮灭,只见那金乌的鹰喙瞬间绽放成光辉,脑袋猛地凹陷下去,缺了一大块。

    紧接着又是一道道反物质粒子束,从后方追上,将其身体磨灭成灰烬。

    “妈的,谁让你们打这么狠,不要把碎星者机甲全打坏了!”

    暗金属团长怒骂道:“宁可多死几个弟兄,也要把这几套碎星者机甲留下!”

    他一声令下,手下们的火力顿时弱了许多。

    这终于给了剩下的四名金乌一些机会,在接连又死掉三个之后,最后一名金乌成功突破了暗金属海盗团的包围网。

    不过也仅仅是突破了一点而已,暗金属海盗团围剿敌人的经验,非常丰富。

    随时随地有两支舰队从侧翼平行飞行,他们不参与战斗,只是跟着跑,以保证永远有队伍与金乌的逃跑轨迹平行。

    如此就算金乌突围内圈的阻拦,他们也可以从外圈包抄上去。

    “跑不掉了吗……不过突围到这个位置,他们就干扰不了我发射的脉冲信号了。”

    最后一名金乌呢喃着,向自家老板所在的方向,发射了一串强烈的脉冲信号。

    他要将这里发生的事,传给阿努纳奇主力。

    可惜,主力远在两百四十亿公里之外,远水解不了近渴。

    ……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