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大事不好了!老板,去暗金属海盗团买物资的弟兄被灭了!”一套银翼机甲飞到冰雪星球上空。

    万华镜站在冰雪星球的一座万米冰山上,猛然睁开眼睛,还没说话,一旁的迦文就怒道:“那群贝塞尔人好大的胆子!竟然敢对我们杀人越货?”

    银翼机甲低头颤声道:“因为有一支金乌大军洗劫了黑市……”

    他连忙把前去交易的金乌传回的消息给说了,阿努纳奇众多高层脸色剧变。

    万华镜脸上露出笑容,眼神却是一片肃杀,他说道:“看来不用等了,我们派去各地的采购员,应该全都折了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知道老板说的没错,一时方寸大乱。

    暗金属海盗团的临时据点距离他们两百四十亿公里,光速传播过来都需要一天的时间。

    而这一天,已经足以发生太多太多的事了。

    等阿努纳奇的主力此刻受到消息时,他们已经莫名其妙损失了许多人马,只不过只有暗金属海盗团这一处传回了消息而已。

    一叶可知秋,从暗金属海盗团做的事来看,整个深渊已经开始了对金乌的疯狂迁怒和报复。

    外出做事或落单的金乌,很多可能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就被各大势力袭击。

    有的是阿努纳奇,有的则是其他势力,但总归黑市被洗劫的这口大黑锅,让所有的金乌都背上了!

    深渊无金乌容身之地,这句话可不是开玩笑的。

    乃至连很多其他种族的海盗团都受到了牵连,因为他们用着光之文明的武器!

    光之文明怎么说也是个高等文明,他们的碎星者机甲,他们的反质量武器,在深渊也是相当的吃香。

    洗劫黑市的是一群穿着金乌机甲的存在,可以是金乌大军,也可以不是……这个大家心知肚明。

    所以凡是看到鸟首人身机甲的,或者有鸟系文化特色的队伍,一概喊打!

    当然,对于中小势力来说,那是能打则打,打不赢还是得避让。

    这股反金乌的风潮,主要的执行者,还是大型劫掠团们。

    “我们派去‘不死亚克’、‘伽马巨像’、‘星孢子’、‘流浪者’等劫掠团买物资的使者,必然全没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恶,以后深渊处处都是我们的敌人!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岂不是说,我们没有地方能补给了?”

    “我们在星盟的势力,因为沙茶的制裁令,已经全部放弃。如今收缩到了深渊……竟然连深渊都无我们容身之地了?”

    “该死,这到底谁干的!我们这是被牵连了啊!一亿金乌洗劫黑市?我都怀疑不是金乌!咱们光之文明的常备军都没有这么多人!”

    “说这些还有什么用?这分明就是故意栽赃,偏偏深渊吃这一套。”

    迦文等高层,头疼欲裂。

    阿努纳奇的势力分为两部分,一个在明,就是遍布开放星的商业,一个在暗,就是他们发家的第九深渊,他们在这养了庞大的军力。

    怎么不知不觉,一扭头的功夫,两个地方都无他们容身之地了?

    “紫微……”万华镜忽然出声道。

    众人一惊,对视一眼说道:“老板,你是说,这是紫微在故意陷害我们?”

    万华镜仰望着天外,目不转睛。他总是喜欢凝望着某一颗星,那是他的故乡。

    “这已经显而易见了。”万华镜肃杀道:“深渊最大的金乌势力便是我们阿努纳奇,这就是冲我们来的。”

    他的心腹们一想,确有可能,大概率就是紫微在搞事!

    “黄极上一次在沙茶文明,就在搞我们,岂会这么久没有下一步?没想到,他竟然敢洗劫深渊,这若是没搞好,死的是他自己啊!”

    “哼,黄极这个人,我跟他交过手,他艺高人胆大,时常有疯狂之举,根本不怕死。”

    “洗劫黑市,这确实是他能做得出来的事!是他的风格!”

    “好哇,我们没去找他麻烦,他反而三番五次地招惹我们……”

    “老板,天崩计划已经成功,我们不必再忍耐了,跟紫微决一死战吧!”

    几人越想越气,纷纷请战。

    万华镜收回目光,低头扫视心腹道:“你们知道紫微的军力底细?”

    众人一愣,老实道:“不知……”

    紧接着迦文说道:“可是老板啊!难道我们一日不知其底细,就一日不开战吗?我们还有沙茶文明啊!”

    “本来是等影龙的钱到账,现在干脆不等了,直接让他给我们送一批物资和武器!”

    万华镜冷冷地看着他,揶揄道:“你不会到现在,还相信影龙吧?”

    迦文怔住,随即惊悚道:“什么意思……老板!你是说影龙叛变了?”

    其他人也无比骇然地看着万华镜,只见他们老板,此刻一改往日从容静谧的样子,眼眸中轮转着星云般的螺旋光雾,无形中散发出宛若天神的气势。

    这股气势给众人极大的心理压力,这是一种来自神识力的冥冥威压。

    只见他缓声道:“天崩计划,为他人做了嫁衣啊。”

    【书友福利】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,还有iPhone12、Switch等你抽!关注vx公众号【书友大本营】可领!

    “影龙当了皇帝,该给的资源一个没给,公司现在手头拮据,他只要从王室基金里调出一点,便够我们受用了,可是这笔钱迟迟不到。”

    “从他登基开始,我们失去了沙茶三家财阀的底牌,又被沙茶制裁退出星盟市场,如今困居深渊,后勤补给全无,已成困兽。”

    迦文颤声道:“这……财阀的事是黄极作祟,制裁令也是毒岚那个蠢货害得,至于后勤,影龙不是说了吗,马上就……”

    万华镜打断道:“不要听他说什么,要看他做什么……一个多月了,他若真是自己人,不该再有任何理由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再为影龙开脱了,他就是紫微的人,早在他坑害毒岚时,我就察觉到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愕然道:“什么?”

    仔细回想,当时老板确实质问了影龙‘为何有低成本的办法不用,而选择牺牲掉公司那么多利益’。

    当时影龙的回答,仿佛一切都是为了保下毒岚。

    “这些莫非都是借口?”迦文愤怒道。

    万华镜凝声道:“别忘了,毒岚身边的卧底赛法,是靠着揭发灵竺而上位的,当初拿出了特级基因伪装的材料!之后赛法还参与了销毁寒避尸体的重任。”

    “这一切都说明黄极必然知道了天崩计划,甚至他自己也有这个技术。”

    “可最后他的行为呢?除了暴露卧底,推动了一下谣言,给影龙提供一个借口之外。他对于影龙上位,没有造成丝毫阻挠,甚至还帮了点忙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你们是黄极,会等到影龙登基之后,才跑出来给我们制造麻烦吗?他早干什么去了?”

    “黄极必然做了很多事,那次会议中,当我知道赛法就是紫微的人时,我就知道影龙肯定也是!”

    众人心态都快崩了,天崩计划为他人做了嫁衣,影龙竟然叛变到了紫微!

    迦文难以接受道:“老板!既然你早已看出来,为何还接受了影龙的借口,让毒岚背负了全部的罪责?”

    “老板啊,当时为何不点破他啊?”

    毒岚,是万华镜亲手逼死的,如今万华镜竟然说当时他就知道影龙是叛徒,早怎么不说?

    万华镜回过头来盯着迦文道:“当时毒岚不死,你们就全要死。”

    迦文怔住,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万华镜继续说道:“看破不要说破,说破,便是鱼死网破。”

    “当时三大财阀已经崩盘,你们几个躲在有熊座星系,影龙执掌整个沙茶文明,杀你们易如反掌。”

    “要罪名有罪名,要能力有能力,你们几个觉得自己能逃出沙茶文明?他制裁我们公司,还愿意说个借口解释一二,已经是给台阶下了。”

    一众心腹都懵了:“这……这……”

    原来如此,万华镜当时虽然意识到影龙叛变,但却不能说破。

    毕竟他的心腹大部分都在沙茶境内,而万华镜远在深渊,救不了急。

    “他那个借口说出来,我就知道,是想放你们走的。只不过罪名需要有人背,所以我就顺着他的话,让毒岚去死。”万华镜说道。

    众人心生悲戚,又愤然不已,怒骂影龙。

    不过紧接着,迦文就不解道:“影龙已经执掌文明,可以将我们全部处决,为何只杀毒岚一个,而帮我们离开沙茶?”

    “对啊,他当时明明可以翻脸了,为何还要隐瞒叛变事实,给我们台阶下?直接把我们全杀了不行吗?”

    “莫非,影龙对我们还有旧情?不想翻脸?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万华镜冷笑道:“放弃幻想吧,放你们走,是因为影龙也不想鱼死网破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因为旧情,而是因为你们掌握着寒避已死,沙茶皇帝是假的这个秘密!”

    “让我逼毒岚去死,毒岚一句话都不会说,可以当着万民的面把罪名担了,此事就盖棺定论,以后再有说寒避是假的这种话,一概会被认定为谣言。”

    “反之,若把事情挑破,他固然有能力将你们全部杀害,可你们把真相全部说出,拿出一些证据来,纵然不能掰倒如日中天的影龙,也必然留下无头公案。”

    “这将是他永远的黑历史,一个隐藏在所有人心中的疑团。”

    众人恍然,原来是这样。

    毒岚自觉去死,和影龙强灭阿努纳奇,节奏的风向是不一样的!

    为了防止‘寒避可能是阿努纳奇人’这种事,以后经常被人翻出来说。影龙宁可把迦文等人都放走。

    万华镜继续说道:“放走你们也无所谓,制裁令下,你们只能退缩到深渊。”

    “黄极层层布局,一石数鸟,现如今阿努纳奇全伙在此,你看,紫微的下一步不就来了吗?给我们造了个困兽之局,这是要把我们一网打尽啊!”

    “有影龙提供沙茶的力量,再加上紫微本身的神秘势力,这一战,我们几乎必败。”

    迦文看着万华镜道:“老板,当时就该和那叛徒鱼死网破的!我们大不了一死,也不该便宜了紫微啊!”

    “是啊,老板,何必救我们,我们不好过,也别让他们好过!”

    “糊涂!”万华镜呵斥道:“你们当时就算鱼死网破,也顶多给影龙制造一些麻烦而已,想把他从皇位上拉下来是痴心妄想!”

    “就算拉下来,这除了恶心紫微以外,与我们有何利益?皇位也轮不到我们了。”

    “影龙既然不摊牌,那我就当他还是自己人,用毒岚换取你们回来,还向他要钱、要物。所以即便是现在,我都没有选择说破他。说不定他为了稳住我们,还真就给点呢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恍然,难怪明明看穿了影龙是叛徒,老板还找他要钱。

    说破了有什么好处?不如拿点实在的。

    “可惜,影龙一点都不给,我们不说破,也没有讨到好处……反而让影龙稳住了名声,还让黄极布下了一网打尽之势。”迦文叹道。

    万华镜摇头道:“你们的生命,比皇位更重要,这就是我实实在在的利。”

    “他既然看重这个名,那我们就取利!他既然看重势,那我们就取实!”

    “这是阳谋,我和黄极,各取所需。”

    “记住,你们的命,都是毒岚换回来的。你们是我真正的心腹,能陪我走到最后的是你们,而不是权力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过,天崩计划可以失败,我们大不了重头来过!”

    这番话,让一众心腹感动不已。

    他们意识到,老板一直以来说的都是真的,哪怕天崩计划失败成这样,都没有怪罪他们,选择把他们捞回来。

    万华镜虽然一直在追求权势,可却又把权势看得很淡。一直把天崩计划定为公司最重要的大计,可又没有高到六亲不认。

    这是真正的把权势当做手段,当做过程,而非目的。

    万华镜看着深邃的太空,追忆道:“权势没了,还能再得,生命逝去了,就永远没了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黄极已经出招,那该我们了。迦文,你带着人跟我去把‘万族乐土’回收!”

    迦文瞪大眼睛,万族乐土是他们的黑暗娱乐城,就在第九深渊里。

    “回、回收?”

    万华镜冷声道:“将整颗星球坍缩,榨成资源。”

    众人惊道:“那是我们自己的娱乐城啊!而且上面还有很多顾客!黑暗娱乐业即便是制裁令也影响不到这门生意啊。”

    万华镜坚定道:“不要留有任何侥幸了,我们要回收所有的资源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万族乐土,恐怕正在被人洗劫吧?无论是谁,灭了他!”

    “深渊的补给,从来都是靠抢的!”

    “从现在开始,见到任何势力,无差别死斗。”

    众人颤声道:“老板,哪怕是四皇?”

    万华镜瞳孔中的螺旋星云,飞速旋转地冷笑道:“哪怕是尊者。”

    ……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