万华镜尚未赶到,豪华盖亚星已经硝烟四起。

    对于仰望苍穹的众多原始种族而言,一切犹如神战。

    在天外,或鹰首人身,或人面鸟身,或带翼的光球,或燃着火焰的飞轮等千奇百怪的阿努纳奇‘天使’们,与诸多看不见的敌人厮杀。

    原始种族目力有限,让他们观测清楚数十万公里外的高能战斗,几乎是不可能的,更别说看见有意隐形的海盗了。

    只有当一些海盗,释放出反物质炮、创世死光时,他们才能窥见冰山一角,感受到天外的战斗是何等的恐怖。

    百万生灵震骇地抬头,就见擦着星球大气层而去的高能粒子光束,直接把天空撕裂开来,云层被整齐地排斥开,犹如伤口被挤压崩裂。

    创世能级死光的余晖,让他们还以为有太阳爆炸了,金属外壳破裂的伤口中逸散下来炫目的白光形成光幕,在天与地之间仿佛万丈高的墙壁。

    对于把阿努纳奇人视作盖世神明的原始种族来说,苍穹之上的战斗,一举一动都犹如在灭世似的。

    昔日在他们眼中,近乎无敌的‘天使’、‘太阳神’们,此刻就犹如破布般,燃烧着火焰从天陨落!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“轰轰轰!”

    流浪者劫掠团率先降临,个个都是硅基巨人,身体百分之九十都是超导物质。

    从天而降,穿透电浆云,一路火花带闪电,轰击在豪华盖亚星的地表上。

    如陨石似的,直接在地面撞出蘑菇云,仿佛海啸般的冲击波中,全是咆哮的火焰与翻滚的电弧。

    天空中还留下了一道道带电气雾所形成的轨迹,仿佛一根根倾斜的柱子。

    钢铁巨人们一颗接着一颗,落入大海、平原、山脉、沙漠之中……

    他们震碎了大地,鼓动的气浪掀飞了积雪,融化了冰川。

    滚滚冲击波向四面八方扩散,细碎的矿石携带着比炮弹还要威猛的动能,各种粗壮的巨型植物被轻松碾成碎屑。

    “快跑!快跑啊!”

    “星星落下来了!”

    “砸破了天穹!”

    “那是陨石,是陨石……快躲进洞里!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有陨石?太阳神不是说这里不会有任何危险吗?”

    “不是陨石!是神!另一群巨神啊!”

    “神个屁,那只是一群外星人!这些陨石也是外星人,小心冲击波,把洞口堵住,快!”

    陆地上的动物与原始种族都被眼前末日般的景象,吓得魂不守舍。

    这些原始种族,毫无疑问都是从各大保护区非法掠夺而来的。

    他们有很多是作为留种,在此地自然繁殖的,毫无疑问,大多数都是贝塞尔天区内的原始种族,因为他们都断货了,这其中自然也包括人类。

    面对席卷而来的冲击波,有些明显还很蒙昧的种族,傻愣着在向着自己内心的神明祈祷。

    有些则干脆就朝着太阳神树呼唤,寄希望于无敌的天使们解决眼前的灾祸。

    少数的就比较理智了,譬如人类这种有较高科学水平的种族,就知道第一时间躲进附近的洞穴。

    冲击波越来越近,所过之处,寸草不生,别说生物,就连地皮都会被刮走三丈!

    “不好,挡不住!石头挡不住这种冲击波的!”某人原本跟着大家一块推石头,妄图封死洞口,但他看到这恐怖的冲击波,将所过的一切都碾碎,不禁绝望地呐喊。

    说话的是一名地球人,昔日的光明会20级成员之一,奥纳西斯家族的一名远亲。

    作为阿努纳奇的狂信徒,在黄极等人夺权之后,直接被肃清成了祭品。

    来到豪华盖亚星后,他亲眼见到一个又一个同事被吃,一批又一批奇形怪状的外星人死去,几乎都要疯掉了。

    他无数次祈求这里的‘天使’们手下留情,但显然毫无用处。

    眼看着即将轮到他,他都要认命了,结果忽然有一天,‘天使’告诉他,人类已经绝版。

    他和另一名光明会少妇,得以存活,被刻意留下来配种,直至现在。

    时至今日,他不光有了女儿,还学会了部分通用语,可以与其他同病相怜的外星人交流。

    在这里,别的外星人都不称呼他全名,只叫他奥纳。

    “奥纳,别愣着了,快来顶住巨石啊!”一名‘人头马’,六足四臂,一身怪力奋力推动巨石堵塞洞口,朝着奥纳大喊。

    奥纳虽然绝望,但还是爬起来,用尽全力地顶在巨石上。

    种种稀奇古怪的原始生物,或碳基,或氨基,或强壮,或瘦弱,都拥挤在洞穴口,团结一致地抵抗着忽然来临的灾难。

    “咚!”

    只见一声巨响,下一秒所有原始种族都被震飞,各自翻滚到洞穴深处,呕血不止。

    而巨石也轰然飞出,碎石渣被冲击波带动得犹如子弹般飞射,簇簇簇就将洞**大部分原始种族砸成了稀巴烂。

    奥纳抱头蜷缩在地上,脑海里闪烁着蓝色地球的画面,不甘心地怀念昔日在地球呼风唤雨,应有尽有的日子。

    “好想回地球啊……该死的重瞳,若不是那群家伙,我怎会沦落到这里……”

    奥纳闭着眼睛,怀揣着强烈的不甘而等死。

    可等了许久,奥纳也没有感觉到碾碎一切的可怕冲击波淹没自己。

    他抬头一看,就见冲击波好似退潮般缩回去了!

    “我没死?”奥纳惊喜站起来,连滚带爬地钻出洞穴,就见仿佛核爆波般的浩大尘浪,已经回退到了极远处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连带着一路上诸多矿物、液体等资源,也都被席卷回去。

    吸力!是一股绝强的吸力在冲击波即将杀死他时,刚好把一切吸回去了。

    滚滚洪流撞碎石头,已经是用尽了最后的力道。

    “是那钢铁巨人……”奥纳颤抖道。

    只见离他最近的钢铁巨人已然站了起来,并凌空悬浮。

    掌中把玩着滴溜溜旋转的‘白矮星’巨锤,那是一把由白矮星物质所构筑成的微子兵器。

    虽说不如星壳,但在单兵领域,不亚于时空守序者之矛!

    此刻释放出一道道由超高引力密度所形成的通道,正在吸纳着周围无数的物质。

    周围的一切,都在很秩序地朝白矮星兵器靠近,遇到稀有材料,那钢铁巨人便提前摘下,收藏起来。遇到一般的原子时代材料,则理都不理,任由其撞击白矮星兵器,强行挤压成了简并态,成了最基本的质能资源储备。

    这是非常简单的运输办法,有条件的海盗,在劫掠行星时都是这么做。

    毕竟这颗盖亚星如此庞大,不压缩得话,搬运起来极不方便。

    如今压缩成白矮星物质,以后需要什么元素,扣一点出来,用费米级工厂转化、重组出其他元素就行。

    不过这样的场景,在原始种族眼中,就太神奇了。

    好像这些巨人掌中,有一个无底洞般,所有的物质吸到锤子上,就沉没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他在掠夺资源,这都是些什么力量啊!这是要连山河大地都搬走吗?”

    “他们到底是什么人?”奥纳眺望着远方,就见以那名钢铁巨人为中心,周围无数的物质,哪怕是坚硬的五彩石山脉,都爆碎地升天。

    眼前的场景,仿佛地爆天星,就连大地都龟裂、飞升、压缩。

    再看更远处,无一不是类似的场景。

    整个盖亚星的天空都成了血色,一艘艘飞船悬浮于高空,将大地、湖泊、植物成百万吨的吸上天空,形成一柱柱巨型龙卷风。

    一名名钢铁巨人,则奔腾于大地,白矮星巨锤左挥右劈,开山劈地,将一座座闪烁着高能辐射的巨大山体,砸碎吸走!

    “嘭!”只一锤,连山都没碰到,隔着近两公里,那座山就仿佛遭受到了重击,轰然爆碎!

    要不是顾忌这里有很多珍贵的特殊合成材料,这群巨人们真想直接动用碎星级别的武器,将其轰得稀巴烂,然后把大份拿走。

    可惜,这里有很多精密仪器,破坏了就血亏,所以钢铁巨人们都尽可能地温柔一些,先把值钱的东西捞了,最后再来粉碎星球。

    他们所过之处,遇山砸山,遇海涸海!

    诸多珍贵的原子材料,乃至微子材料,都在被钢铁巨人们疯狂洗劫。

    哪怕是生活在这盖亚星上的各类生物,也都遭了殃,不是被踩死,就是被当做普通资源,直接吸走压缩成简并态。

    在大地上,零零散散分布着村庄,居住着各种原始种族,有的原始到比地球夏商周时期还不如。

    之所以让一些食材住在地表,除了让食材们保持新鲜,在这里繁衍生息以外……

    这些村庄同时也是‘展览台’,顾客们翱翔于天际,可以很清晰地从中挑选自己喜欢的原始生物……

    可现在,翱翔天际的不再是顾客,而是一群刀口舔血,无情且暴虐的强盗。

    天上一个个天使跟下饺子一样陨落,地上无数的动物和智慧生物,都在雷霆与火焰之中像树木一般燃烧。

    悲鸣声响彻天际,星球到处都是哀歌!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……连天使们都陨落了,这群怪物都是何方神圣?”洞穴中,忽然走出一名‘人头马’,他虽然受了伤,但却和奥纳一样,侥幸没死。

    此刻迈着六只蹄子,灰头土脸地冲出洞穴。

    “老马!你也没死,太好了。我们快去太阳神树!阿努纳奇一定有办法的!”奥纳惊喜地看着人头马,在自己所生活的村庄里,他与这人头马的关系最为要好。

    【看书领红包】关注公..众号【书友大本营】,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!

    有个伴,他内心的恐惧总算削减三分。

    “奥纳,快骑在我身上,那怪物朝我们冲来了!”人头马来自一个非常淳朴也非常落后的原始文明,其性格十分憨厚,强健高大的身躯,也非常适合奔跑。

    在这世界末日般的时候,没有选择丢下奥纳,反而是毫不犹豫地想要带上他。

    奥纳也不客气,翻身上马,就见胯下人头马倏忽间蹿了出去,尾后缀着一道彩虹色的喷溅气体,为其加速。

    可人头马跑得再快,也没有一步便迈出数百米的钢铁巨人快。

    背后咚咚咚的脚步声越来越近,两人都知道这样下去,很快就会被追上。

    “跑快点啊!老马!”奥纳焦急道。

    人头马累得连话都说不利索,他已经是极限地速度了,勉强哼出几个字:“你……想想……办法……”

    “再坚持一下,老马,阿努纳奇一定可以击败这群怪物的!”奥纳这时,看到前方参天的太阳神树里,又飞出几名阿努纳奇‘天使’们。

    他眼中立刻闪烁出期盼的目光,虽然他现如今深恨阿努纳奇,内心信仰早已崩塌殆尽,但对于阿努纳奇的实力,他还是非常崇拜的。

    料想这群鸟人,肯定能击败强敌。

    可他眼中希翼的神色,很快就消失了,取而代之的是透心凉。

    因为刚飞出来的几名阿努纳奇人,被不知道哪飞来的一道璀璨阳电子炮,给轰成一阵阵伽马烟花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奥纳心里对于阿努纳奇最后一丝期待消失殆尽。

    他本就憎恨阿努纳奇不念任何旧情,不顾自己如此狂热信仰,如今这伙鸟人连力量都不如人了,他心中再无一丝敬畏。

    相比起来,此刻在豪华盖亚星肆意烧杀抢掠的钢铁巨人们,更像是无比强大的神啊。

    奥纳叫停人头马,连忙回身匍匐在地上,用好不容易学会的通用语高声呐喊道:“伟大的巨神,阿努纳奇在您掌中就像是玩物一样!”

    “你们伟大的力量打破了天穹,抛射出耀目的无烟之火!卷起不祥之风!令太阳神树都失去了光芒。”

    “宏伟的神躯所到之处吼声四起,云朵伴着雷声轰鸣降下血雨,万物烧灼烤焦,火焰裹挟着树木将一切烧成灰烬……这火,就如同时代的终结般,是将一切燃烧殆尽的末日审判!”

    “阿努纳奇卑微地就像是您脚下的蚂蚁,我愿做您的奴仆,见证您对他们命运的裁决……”

    奥纳弱小到什么都做不了,只能不停地歌颂,希望能改换门庭。

    阿努纳奇把他当做食物,若是能追随这群新来的强大外星天神,说不定能因祸得福呢?

    没办法了,他实在是只有这一个办法了,直接把他从某个种族讨好顾客妄图不被吃掉时说得套词,给拿来用了。

    当时那名原始生物,就这么说了一番,还真的在当天没有被吃……

    奥纳觉得,或许外星人就喜欢这个调调。殊不知,那原始生物之所以这么说话,纯粹是因为没见过核爆。而他之所以没被吃,也是因为食客临时看中了另一种生物。

    “小心!”奥纳趴在地上不动,祈求着钢铁巨人垂青。

    人头马扭身抱着他,向旁边猛扑,就听见轰得一声!

    钢铁巨人的脚轰然落下,践踏在奥纳身旁,若非人头马反应快,他俩已经被踩成肉泥了。

    “没用么……”奥纳绝望地抬头,却见巨人的宏伟身影远去了!

    他一愣,只见钢铁巨人直奔远处的太阳神树,丝毫没有低头看他一眼。

    无视了,那巨人根本不是冲他们来的,而是想要获取太阳神树中的珍贵器械。

    豪华盖亚星能让他们看得上眼,舍不得毁掉的东西,都在各个太阳神树里。

    这群海盗,当然直奔那里,完全不会搭理脚底下蝼蚁般的生物。

    “不好,他们要毁掉太阳神树,我们之所以可以在这颗星球上生存,全是依赖于无处不在的维生力场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我们这区域的太阳神树被毁,我们就会被空气毒死,被重力压死!”

    奥纳瞪大眼睛,意识到钢铁巨人摧毁太阳神树的后果。

    他们太弱了,弱到在这颗六倍于地球质量的星球上,没有太阳神树维护就会死!

    数百颗太阳神树,营造了数百个‘伊甸园’般的领域,使得不同的原始种族,得以在这光怪陆离的星球上生存。

    想到这,奥纳连忙拽着人头马的鬃毛,呼喊道:“快起来!我们必须进入其他太阳神树的领域!不然等这棵树一倒,我们全都要死!”

    人头马晕乎乎地站起来,听到这话,立刻憨厚地将奥纳扔到背上,朝着距离最近的另一个‘伊甸园’飞奔而去!

    奥纳抱紧人头马,慌乱地回头,嘴里不停地催促。他知道这个时候就要争分夺秒,也不知道太阳神树能撑多久。

    更不知道,自己之后何去何从!

    他一边骑着队友狂奔,一边观察目之所及处的状况,心里是一阵绝望。

    就算躲过这一劫又如何?看这架势,这群土匪般的巨人,是要把整个星球搜刮干净。

    他一个小小的人类,又不能飞到天上去,躲得过初一,躲不过十五,这整颗星球的灾难,他又能逃到哪里去?

    最终,还是一个死字!

    “不行,我必须想办法让这群巨人接受我这样的奴仆,否则我必死无疑……可是他们太巨大了,根本不搭理我……”奥纳心里焦急万分,他不想放弃生的希望,哪怕是一点可能也要尝试一下能不能当狗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忽然,奥纳抬起头,就见一大批阿努纳奇人陨落下来,数以百万计的各种飞船仿佛流星雨般,唰唰唰地往下降!

    这壮观的场景,让他这个地球人,看得眼睛发直,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“还来?阿努纳奇这是惹了谁?莫不是要亡了啊!”

    震惊之余,奥纳心底再次升起希望:看起来来了好多种族的样子,总有一个是需要奴仆的!

    只要活下来,搭上线,跟对人,他还是有希望度过此末日浩劫的。

    ……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