昆仑星上有龙族文明的最尖端产物?

    作为区域霸主,龙族可是微子盛期,和沙茶文明一样,而这还只是几千年前的情报。

    这种高等文明的尖端产物,就算是其他高等文明也会动心啊。

    龙族文明与光之文明曾经打了几万年的战争,双双暴露了实力,多种独特的尖端科技显现出来,银河凡是有心之人,都能了解到不少。

    譬如‘暗星武器’,这是堪比沙茶星壳的强大兵器,直接性的破坏力不如星壳,但战略作用却极强。

    它可以释放暗能量膨胀时空,将两地之间的距离延长。当时光之文明主力,原本十年就能飞到龙族境内,结果龙族出动了一百颗暗星武器,制造了一大片膨胀地带,将金乌的主力困住了。

    那支部队,被活活困了五百多年!因为他们无论往哪个方向飞,都必须要跨越五百光年才能飞出那片‘膨胀时空泡’。

    该武器,在战术上也有强大的破坏力,如果将时空膨胀集中运用在部分区域,那力量足以制造一场时空大撕裂。

    不用多,撕裂到胶子的强核力都拉不住夸克,那么质子就崩解了,质子崩解原子自然也就不存在,更枉谈分子了……撕裂的时空中将只有散乱的基本粒子。

    小小的原始星球,会藏着这么可怕的武器吗?

    跑到自然保护区内部署暗星……难不成龙族是在下一盘大棋?

    这还真不是不可能,当年的龙乌之战,为何打了几万年?不就是因为交通问题嘛。

    双方将虫洞高速一封锁,除了偷摸从别的文明那里借虫洞传输兵力以外,就只有以曲率航行硬飞……动不动就是几十上百光年的路程。

    更何况龙族还有膨胀时空的武器,那就更拖时间了,动不动把时空道路给拉长,让敌人主力困在时空泡里几百年,能打得快就怪了。

    几万年可不是天天都在打,相反,真正的大会战就那么几次而已,两大文明各种战略部署和操作,没有极大把握都不会实际作战。

    一场局部战役,只有在双方都觉得能打赢的情况下,才会真正碰撞起来。

    更多的时候,都是像在下棋,想着:如果我在敌人侧后方这个地方,有一支部队……会怎样怎样。

    于是指定了一个什么计划,利用了一个什么条件去部署。然后敌人又看穿一点,破坏计划,并反向利用。

    无数次这样的博弈和小队厮杀,才可能催生出一次实实在在的大会战。

    所以龙族把尖端科技藏在原始星球,还真有战略作用。

    自然保护区散落各地,在银河各个文明周边都有,甚至有些干脆就在文明疆域内包围着。

    在那里藏着战略武器,相当于在别人家后院埋上己方棋子。

    当然,前提是要能藏得住,瞒过所有人。

    一个小小的人类,竟然都知道这种事,岂不是扯淡?

    而且藏在太阳里,远比藏在被监视的地球上要好得多。

    诸多疑点,让这群沙茶海盗感觉奥纳在胡说八道。

    不过一名沙茶海盗,还是忍不住追问道:“你说的烛龙是什么样的,有什么作用?你见过吗?”

    宁可信其有,反正问一下也不亏。就算不是军事武器,只是个微子盛期的民用产品,也很珍贵了。

    对此追问,奥纳无比激动,回话了!他被回话了!

    只见他正要细说分明,却被另一名沙茶海盗瞥了一眼。

    这一眼,令奥纳感觉被洪荒猛兽盯上一般,大脑惊骇地自发分泌激素,疯狂警告自己应该……跑跑跑跑跑!

    可他跑不了,那名海盗紧接着放出一道荧光罩住他,令其瞬间动弹不得!

    另一名沙茶海盗沉声道:“屏蔽现场,这附近可不止我们一家。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队友纷纷点头,一道道光幕封锁了他们海盗团的驻扎区。

    整个星球,现在海盗多得很。

    在奥纳那可怜的视野里所看到的,不过是冰山一角,沙茶海盗们很清楚周围有多少同行在相互关注。

    中小型海盗团少说两百万家,大型海盗团也有八九千家。

    他们或盘踞在大气层外,或隐形悬浮于空中,亦或者堂而皇之地停泊在地表。

    相互之间,疯狂扫描着,不过他们也不怕发现彼此。

    因为没有人会在这个时候犯众怒,尤其是四皇在场。

    不过奥纳说的话,至少被一半的海盗团给关注到了。

    “那群沙茶人开启了屏蔽场,后面的交流无法探测了。”

    “呦,沙茶人不会真的相信一个原始人为了活下去而编造的瞎话吧?”

    “不是谎言,注意这段数据,这个原始人没有任何撒谎的生理反应。”

    “哦?最后他的激素明显紊乱了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是那名沙茶人干的,故意用能量脉冲刺激那人的大脑……我可以确定那名原始人没有撒谎,至少他认为自己说的都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【看书领现金】关注vx公.众号【书友大本营】,看书还可领现金!

    “这就有意思了,龙族竟然在原始星球留下尖端科技?”

    “尖端不尖端我不知道,但这确实是龙族的风格,他们喜欢在新生原始种族的疆域内留下一些信物,在对方的文化里种下龙族的烙印,但通常是一些原子时代早期的产物……”

    奥纳说的话,在许多海盗团内部传开,他们罕见地对这个原始种族产生了一些兴趣。

    不过这里距离昆仑星太遥远了,眼下瓜分阿努纳奇更重要,大秘宝什么的当然日后再说,众人只是将这个消息默默记在心底。

    “咚咚咚……”

    随着时间推移,一棵棵太阳神树被连根拔起,一件件精密的设备、商品都被伽马巨像搜刮一空。

    一片区域的贵重物品取走后,剩下的资源就不用怜香惜玉了,一束光芒打下来,直接令大地崩碎,乱石腾空,无数资源仿佛失重般涌向庞大的运输船。

    各种动植物因此死于非命,化为肉酱、粉末,堆积在运输船的仓库之中。

    “奥纳!奥纳!”

    人头马带着自己的伴侣,六蹄奔驰,环绕着沙茶海盗船大声呐喊着。

    在他们背上,一名怀抱襁褓的少妇,紧紧伏在马背上,她叫特梅洛,掌剑阿罗娜家族的一员,维罗妮卡的妹妹。

    而在人头马与特梅洛的身后,还有着数十名种类不同的外星生物,全都是碳基,毕竟这是宇宙中最容易形成的生命形式。

    面对未知的灾劫,他们第一时间躲在了村庄的地下,直到此刻被人头马领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们是来找奥纳的,但此刻奥纳就在飞船门口,却冲他们疯狂摆手!

    “嘘!嘘!”

    奥纳战战兢兢地匍匐在地上,也看到了邻居们都围拢过来,但是他并不敢为众人在飞船上求得一席之位,反而让他们赶紧离开。

    只因他描述完烛龙的外形与功能后,九名沙茶海盗明显变得失望和不屑起来。

    沙茶海盗见多识广,意识到奥纳说的只是一套民用原子级气象控制器!

    感受到自己吹嘘的东西,并没有什么价值,奥纳心里焦急万分,生怕外星人暴怒。

    好在九名沙茶海盗并没有因此生气,更多的注意力都在伽马巨像身上,觉得奥纳没用后,又自顾自地攀谈起来,再一次无视了奥纳。

    这番举动,好像默认奥纳成为他们奴仆似的,便再一次给了奥纳希望。

    奥纳连忙缩在沙茶海盗的屁股后面,不敢吱声,生怕打扰这群强大的外星人,让他们想起自己这个人很多余,而驱逐他。

    “别吵了……”奥纳心里呐喊着,回身给了特梅洛一个眼神。

    特梅洛与他本就是露水夫妻,非常了解奥纳是怎么想的,见状也不再纠缠,紧了紧怀中的女婴,抱紧人头马说道:“老马,奥纳不会管我们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跑!我们必须尽快离开这!快跑啊,不要再喊了,有巨像飞过来了!”

    只见远方一尊伽马巨像如天神降临般飞来,势若流星,越来越近。

    从其他太阳神树庇护区崩溃的景象来看,这尊巨像进入他们所在的庇护区,绝没有好事。

    “我们躲去其他神树的庇护区!”人头马有过一次经验,立刻成为领头羊,想带着大家朝着另一片庇护区跑去。

    然而特梅洛拽住了他,咬牙道:“不!来不及了!周围的庇护区都会被毁,我们无路可逃的!”

    “去太阳神树!”

    众人都惊了,太阳神树明显是伽马巨像的摧毁目标,那里可是危险中心。

    然而特梅洛坚决道:“听我的!冲!全速前进!”

    “我们必须在死前……找到一艘飞船!”

    “飞船?”人头马很听话,连忙调转方向,载着她不退反进,朝着庇护区最中心的参天巨柱冲去。

    但人头马并不理解什么是飞船,迷糊道:“你是说众神的战车吗?没有神的念力,我们怎么可能操控它?”

    “不用会操控!没见到这些外星人都在劫掠吗?我们躲进任何载具中,被一块打包带走就行了!”特梅洛语气坚定道。

    “被一块带走?去哪?”

    特梅洛嘶哑道:“那不是我们有资格考虑的事!不想死在这里,就冲!冲进任何器械里!”

    “这是我们唯一的生机!”

    “那些大山般的外星人,是不会在意机箱里钻进几只蚂蚁的!”

    ……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