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伽马巨像撞击那座太阳神树之前,在大平原上仿佛老鼠般渺小的诸多原始生物,就在生死时速。

    “来不及了……”此刻他们距离神树还有两公里,而伽马巨像已经如陨石般划破天空,眼看就要撞上太阳神树主干。

    不过特梅洛却声嘶力竭道:“来得及!来得及!”

    “不要停!不要说话!一定能赶上的!”

    她怀抱着襁褓,不停地鼓励着已经精疲力尽的人头马。

    此刻队伍已经稀稀拉拉,其余跑得不快的外星人都掉队了,人头马遥遥领先,速度逼近三百米每秒。

    特梅洛制止大家说话,毕竟说话会影响奔跑速度。

    至于她,则趴伏在人头马的背上,倒是顺理成章地可以不断发言、鼓劲。

    “神树底都会有接待广场,那里通常会放置几十套自助取用的纳米殖装!”

    “那种殖装,可以让我们在地狱般的环境下生存!”

    特梅洛大声鼓励着,她思维清晰,深知唯有拼死一搏才可能活下去。

    在最后一批被阿努纳奇运送到这里的人类里,她和奥纳是幸存的一男一女。

    她很了解奥纳怎么想的,无非是面对强大到无法想象的外星人,他们唯有祈求庇护才能得到救赎。

    原本她也是这么想的,但当她被送到这里,眼见一个个昔日光明会高层被吃掉后,她就彻底明白,无论怎么祈求外星人都没有意义,就如同猫不会在乎老鼠的哀嚎。

    想要活下去,除了运气,就只有利用环境与揣摩外星人的想法。

    从那之后,她就不断地观察和记忆这颗星球的情况,模拟着各种逃跑的方式。

    而在这次各种海盗降临的灾劫中,她也暗中不断地观察伽马巨像的劫掠习惯,继而想到了一线生机。

    生机就在接待广场上,她必须争分夺秒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“到了!”

    太阳神树还有两公里,但接待广场距离他们只有一千三百米,以人头马的速度仅仅四秒就上了一片金属平台。

    在那里,数千万片美丽羽毛状物质环绕广场,演绎出极其绚烂的艺术景象。

    广场上耸立着上百座黑石塔,类似金字塔,但金字塔是四方锥,而它们是六方锥形。

    特梅洛熟练地带领众人冲进了其中一座,只见里面陈列着许多观光飞碟、翼装机甲,以及各种艺术穷雕。

    穷雕顾名思义,是穷合金雕塑,一流的奢侈摆件。

    不过这些对于原始人们,没有丝毫意义,特梅洛甚至对那些飞碟和机甲看都不看一眼,直奔角落排列的一批‘生命之杵’。

    它们酷似埃及生命十字架‘♀’的样子,整整齐齐地漂浮着,犹如某会展大厅路旁摆设的雨伞一般不起眼。

    华丽的机甲和飞碟,原始人根本用不了,眼下能救命的只有放在这自助免费使用的纳米殖装。

    它可以完美防御身体每一个分子,使其朦胧上一层淡金色的纳米防护膜,甚至能根据使用者的种族而自适应环境。

    强度比地球上遗留的那种生命殖装要厉害多了,根本不是一个时代的。

    不过它放在这里的作用,不是用来抵抗攻击,而是纯粹的隔绝肮脏……相当于一次性的手套、口罩、餐巾纸这类事物。

    只要是生物,就一定有代谢,一定有排泄物,这是降低自身熵值的必要功能。

    不同的种族,生理不同,文化不同,差异很大。

    一个种族正常散发的气体,对另一个种族而言就非常恶心。

    哪怕是同种族之间,都不喜欢闻对方的排泄气体,更何况不同种族?

    这也是为何所有原始肉猪都不能缺货的原因,有些顾客就是喜欢吃云鬼,有些则就是喜欢吃人类。

    科技越发达,知识越精细,探测能力越入微,则生活越讲究。

    气味就是分子的不规则运动,对于地球人来说,只要没闻出来,那就没关系。

    但对于高等文明权贵而言,一个分子他们都能感到恶心:我凭什么要闻来自你排泄物的一颗分子?

    有些是真的能感知到,有些则主要是心理作用,只要有不喜欢的异族与自己共处于同一个空气循环系统中,就会很不爽:你排放的分子碰到我的机甲外沿了。

    哪怕那个人,离他数公里远……

    这种极端的洁癖,广泛存在,只要是厌恶来源所排放的分子碰到属于自己的华服、机甲、殖装就会不爽。

    而在这高奢娱乐场合,是不允许释放能量罩的,那是更不礼貌的行为。

    所以作为东道主,阿努纳奇提供纯净的一次性殖装,对于顾客而言这是第三方的东西,脏了就脏了,用完就可以扔,或者将其销毁衰变成射线。

    然而此时此刻,这些跟餐巾纸一样廉价的殖装,成了特梅洛他们的救命稻草!

    穿上它,即便是神树崩坏,他们也可以生存下去。

    “快!基因认证!”

    特梅洛思路清晰,怀抱着婴儿从马背上翻滚下来,猛扑上一根生命十字架。

    她第一时间咬破了孩子的手指,将鲜血肉沫涂上去。

    下一秒,那生命十字架融化成飞行液体,覆盖在女婴身上,连人带衣服统统包裹。

    紧接着特梅洛又找上另一套,开始认证。

    可就在这时,一声巨响袭来。

    太阳神树崩塌!

    “轰隆隆……咔!”随之而来的是恐怖的冲击波,将黑石塔给撕裂开!

    一块珍贵的锰铬晶石,忽如其来!仿佛炮弹般裹挟着嘶吼声,狠狠砸在了特梅洛的脸上。

    “梆!”

    千钧一发之际,淡金色的纳米膜堪堪覆盖到了脸上,保住她的脑袋没有爆开。

    不过特梅洛还是被巨大的动能冲击给甩飞,怀抱着婴儿连翻了十几个跟头。

    “不,不能被吹走!”

    特梅洛大喊着,根据她的观察,海盗们会将一些普通的资源直接熔炼成白矮星物质,或者高压高温浓缩浆流。

    大家只有与高精密的器械待在一起,才有活命的机会!

    她眼看着自己就要被冲击波推走,突然从混乱的风暴里胡乱抓到一物,正是一台机甲的爪子

    鸟形机甲的爪子是与接待广场的金属平台连接在一起的,特梅洛单手死死抓着机甲不松,另一只手则稳稳地抱着婴儿,这才没有被冲走,整个人犹如迎风招展的条形旗帜,飘摇晃荡。

    各种细碎的金属噼里啪啦地砸在她身上,仿佛在承受着枪林弹雨。

    对此,伽马巨像也不知道是没发现,还是不关心,他怀抱着粗壮的神树主干,身上飞出许多细小的梭刀,每一把都是微子早期的宇航兵器。

    它们犹如万千月牙切割,把神树的枝桠统统截断,接着深入主干,从各个角度进行剖解。

    伽马巨像无疑已经扫描清楚了整座神树平台,此刻的剖解,精确如手术,将其细细地拆解开。

    但是它和神树都太庞大了,一丁点碰撞与爆炸的波动,对于原始人这些小不点而言就是惊天的特大风暴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!”

    尘埃翻腾,重金属与器械碎渣如子弹般咻咻乱飞,许多没来得及穿戴殖装的原始生物,被顷刻间射穿成了烂肉!

    还有些干脆没赶到接待广场,直接被超高的气压挤得喷出血雾,各种内脏器官渗透而出,再被恐怖的冲击波一卷,顿时混着泥浆化为乌有。

    最后依靠及时穿戴殖装而存活的原始生物,仅仅二十二人。

    就这,还有两人没有抓住任何固定物,被冲击波吹飞,活埋在已经厚达一百多米的巨型尘浪中。

    “小心!有东西砸下来了!”

    “吱昂~”

    一阵恐怖的呼啸声从上而下,震耳欲聋!

    那是一座比曼哈顿岛还要巨大的云顶天宫,正从延伸出去的枝桠上坠落,它刚好位于接待广场上空,此刻倾塌,石破天惊!

    金色殖装虽然能抵御枪林弹雨般的金属风暴,但绝不可能承受如此巨物撞击。

    这若被直接砸到,必死无疑!

    众人绝望地看着遮天蔽日的阴影越来越大,黑暗覆盖了他们所有视野。

    “找掩体!”

    特梅洛不欲放弃,她灵机一动,钻到了机甲的胯下。

    那鸟首人身的机甲,就像是一只大鸵鸟,在其羽翼的庇护下,特梅洛蜷缩着身子紧紧将婴儿护住。

    这番举措,让最可怕的第一段冲击没有降临在特梅洛的身上,由机甲主要承担。

    紧随其后的各种挤压和碰撞,相比起来威力就弱了很多,虽然让殖装光芒闪烁黯淡,不堪重负,但终究是让她活了下来。

    被活埋没有多久,一股力量就施加在了各种仪器、设施、机械上,腾空而起,飞往高空的一架巨型运输船。

    这其中自然也包括机甲,特梅洛死死抓着机甲大腿,随着一块上天!

    她看向大地,那已经破碎不堪,到处是裂缝与岩浆,深不见底的沟壑从黑暗变成光明,无数发光物体喷涌而出。

    除了她以外,人头马一家与其他十几名原始生物,也都各自抓着一些机甲、飞碟,浮空而起。

    “器械与资源会被分开收集,后者会被熔炼,我们必须和器械待在一起!”特梅洛大声提醒着众人。

    她见到许多原始生物都没有抓紧身边的器械,手一滑就坠落下去。

    下方是如炼狱般的高温浆流,各种化合物、原子级合金、微子级材料……纷纷挤压成一坨。

    显然,天上是生机,地下是炼狱。

    高精密光刻与加工后复杂机械,被运输船释放的吸力单独提起,飞向运输船底部的一扇仓库大门。

    这股吸力,并不作用于他们这些无用的原始生物。但好在伽马巨像也没有多此一举地筛掉他们,只是任由他们抓着器械一块升天。

    正如特梅洛之前所说,伽马巨像并不在乎一堆器物上有没有虫子。

    “抓紧啊!”

    “啊啊,我要被甩掉了!”

    他们一个个就像是趴在飞机表面一般,极为艰难,稍有不慎就会手滑脱落。

    一旦滑落,就只能绝望地置身于高温绞肉机中,被研磨成浆!

    “梆!”一声闷响袭来,紧接着就是特梅洛惊声尖叫:“不!”

    所有精密器械所受到的吸力是一样的,但它们的质量却有大有小,体积不同则阻力也不同,继而上升的速度不同。

    特梅洛十分倒霉,在这无数机械飞升下,迎面被一架飞碟撞上。

    她抱着襁褓,仅有一只手抓紧机甲,本就不稳。此番被其他零件砸中,顿时仿佛陀螺般螺旋跌坠。

    好在她已经位于极高的位置,落入炼狱尚有几十秒的时间。

    她一面观察,一面疯狂蹬踹空气,手舞足蹈,也不知道踹到了什么,好不容易才稳住身形,没有再如陀螺般旋转。

    特梅洛看准一个机会,又用脚尖够到一台机械,凌空借力一蹬。

    她身体横飞数米,跳扑在一架飞碟上方。

    特梅洛尽力让身体完全平铺在上面,两脚叉开,小心翼翼地稳住自己不滑落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突然,这飞碟又不知道撞上了什么,从水平上升,忽然变得竖了起来。

    特梅洛惊骇欲死,几乎是本能地一蹿,右手画了个大弧线,向上一勾,扒住了飞碟薄薄的边缘。

    此刻的她就像是一只手扒在悬崖峭壁边缘似的,身子就这么吊在飞碟侧面,迎着呼呼烈风上天。

    “抓住!抓住!”

    特梅洛咬紧牙关,死不松手,在殖装的加持下,她总算随着飞碟一块被吸进了黝黑的仓库。

    “咻!”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飞碟与她就像是垃圾一样砸了进去,仓库里已经堆满了各种器械,尖尖角角,不规则地摆放着。

    只见轰得一下,飞碟撞在废品堆上,特梅洛如同肉球般震飞。

    她就像是扔进垃圾山的一个破布偶玩具,狠狠地连弹三下,又咕隆隆翻滚数十米。

    特梅洛的光芒频频闪烁,她茫然地爬起来,还没仔细观察四周,就听见接连不断的碰撞声!

    “咚咚咚咚!”

    越来越多的重物被砸进来,有的落到远处,有的近在迟尺!

    特梅洛很快又被撞飞,整个仓库就像是个装满了的玩具箱,还不断有新的玩具被砸进去,而她就像是只小虫子,在里面不断地跌撞翻滚。

    一阵噼里啪啦后,她随波逐流,被拥挤到仓库的角落。

    刚一抬头,就见一台设备如高速移动的棒球一般砸来。她本能地抬起手臂格挡,殖装不堪重负地闪烁着,她的内心响起能量告急的滴答声,身体更是倒飞出去,被巨力活活打进了一堆飞碟所构成的缝隙中!

    她被无数机械零件淹没了,身上压着的不知道多少吨的重物。

    得亏各种器械形体不同,相互不规则地堆积,让她得以有夹缝能够容身!

    #送888现金红包# 关注vx.公众号【书友大本营】,看热门神作,抽888现金红包!

    “可恶,被卡住了……”

    特梅洛拼命挣扎,可却无济于事。身上淡金色的纳米膜呈现出一圈圈迷彩波纹,原本能待机坚持几千年的能量,正在持续而剧烈地消耗着。

    “一定要坚持住……”

    特梅洛艰难地保持痛苦的姿势,她胸口以上卡在一堆精细零件中,腿被别在其他器械里,手臂则被某尖锐物体刺穿,钉在一副机甲的头上。

    背后是一架飞碟的边缘,顶着她的腰,使其被迫向后折叠。

    “咚!”远处传来金属碰撞的声音,无数重物传荡着振动,又向内挤压搓擦。

    特梅洛能明显感觉到一股巨力挤压她的后腰,是那飞碟又向她递进了一寸。

    “叮!”

    “咚!”

    “咚!”

    一台台器械被扔进来的动静,就如同打铁一般,没一下都仿佛钉在她的腰上。

    她被迫维持着后仰的姿势,就听到持续不断的叮当声,以及越发得寸进尺的震荡!

    飞碟每多挤压一寸,她的腰就得被迫多折几度!

    “哇啊!哇啊!”

    怀里的女婴哭泣着,周围一片黑暗,只有她保持着极度别扭的、反人类的扭曲姿态,散发着淡淡的金光。

    不过至少在殖装能量耗尽前,她带着孩子活下来了。

    ……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