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可恶,他们的能源仓是空的?”

    “这具尸体能压榨的资源太少了,不可思议,它们输出的能量是哪来的?”

    “怎么办!大人,我们的能量不多了,而这群兵虫的尸体比我们还穷!”

    这支阿努纳奇大军,打之前足有六千万人,可以说是阿努纳奇的主力。

    但是,他们一直是缺乏补给的状态,不然也不会到处要资源了。

    此刻更是穷上加穷,因为老板临走前,还带走了大量的能源,导致他们剩下的人更加穷困,每人身上的资源只够支撑一场小型战役。

    所以他们虽然人多势众,战力强横,实际上却虚弱得很。

    当他们无法从虫子的尸体中获得太多补给,便意味着他们会越战越弱!

    大家好,我们公众.号每天都会发现金、点币红包,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。年末最后一次福利,请大家抓住机会。公众号[书友大本营]

    天虫们能从无敌号里,源源不断地生产出兵虫。

    而他们的弹药,却是用一点少一点。

    此消彼长,这场仗打着打着,虫子只会越来越多,而他们的力量越打越少。

    “暗物质!我知道了,虫族大军连接的是一种暗物质补给仓库!”

    “这只虫子被杀死的瞬间,其质量爆降!这意味着她身上原本附着了一片暗物质云,在她死亡后离她而去了!”

    “我感觉到了!我感觉到了那‘后勤云’的引力,它飞到了十公里外的另一只虫子身上!”

    塔尔塔洛斯快速分析局势,并且看穿了敌军的补给形式。

    不过,看穿了又如何?

    暗物质生物技术,是一种陌生的科技,阿努纳奇一方根本不知道如何毁掉这种补给线。

    只能用各种类似聚空球般的引力武器进行打击。

    聚空球有用。

    引力扭曲明显干扰到了暗物质补给网络,让一些虫子忽然断了能量供应,而被他们轻易斩杀。

    但那又如何?他们就算斩杀了虫子,也得不到补给。

    引力武器,只能干扰暗物质补给,却无法彻底摧毁这种补给网络。

    反而,他们因为大量地使用引力武器,导致自身消耗极大,得不偿失!

    “糟了,这是要耗死我们!”

    塔尔塔洛斯咬牙切齿,深知这样打下去,必输无疑。

    别看他们人多势众,武力强横,正疯狂压制虫群大军,仿佛很快就能把他们剿灭一空。

    可实际上,这只是假象,这样打下去,十分钟后,他们就会能源耗尽。

    能源耗尽意味着什么?意味着任人宰割!

    武器再先进,技术再高超,战术再华丽,没能量都是白瞎!

    “撤!快撤!”

    塔尔塔洛斯身经百战,怎会不知后勤的重要性,一眼看穿自己必败,果断下令全军撤退。

    这种时候,之前天虫大军‘木马计’奇袭策略的第二层用意,就呈现出来了。

    如果两军是正面交锋,那么后军变前军,留下一小股部队断后,便可以让大军脱离纠缠。

    可偏偏,这帮天虫是神兵天降的,是仿佛天女散花般落入他们大军中的!

    这就导致敌我混在一起,绞杀缠斗!

    此刻他们阿努纳奇突然不想打了?想要分开?这可不容易!

    每一只无敌号,都是兵工厂!

    她们星罗密布于各地,中心开花!

    一波波兵虫从中张牙舞爪地杀出,扩散、冲击、切割战场。

    就好像一张纸上滴落了数百万个墨点在向外侵蚀,这片星空的阿努纳奇大军,活生生被分割成了数以百万计的局部小战场!

    撤?是,命令是收到了,可咋撤啊?

    对于每一股阿努纳奇小部队而言,头上是敌人,脚下也是敌人,前方是敌人,后方也是敌人……

    杀出去是个好办法,局部战力上,还是他们阿努纳奇更强,但是……厮杀是要能量的……

    他们的能量是用一点少一点,必须精打细算,才有那么一线生机,否则就会被耗死在这片真空。

    “全方位转移……大家,各自突围……”塔尔塔洛斯极其憋屈,异常艰难地下达了全方位转移的命令。

    这个命令,说得好听是转移,其实通俗点说就是:大家分头跑……

    朝着各个方向突围……

    这种命令,其实是两军对垒的大忌。

    如果严格保持战略阵型,彼此距离适中,局部上相互之间能配合作战,战力加持很大。

    宏观上,他们全军也是个整体,如此进退有据,不会混乱。

    不要以为太空战不需要阵型,恰恰更加需要。因为作战空间是三维的,并且极其庞大。

    各个小分队的距离都是以‘十万公里’为单位的,这个尺度,哪怕是一百吨TNT爆炸的火光,都会看不见。

    彼此靠着微波通讯,才能知道相互的位置,但是大家的速度都很快,战斗瞬息万变,过个一两秒钟,人家可能偏离原本坐标几万公里了。

    所以阵型十分重要,太空站的‘阵型’,与古典战场不同,乃是无数份三维立体的‘作战运动区域’相结合。

    这个区域,往往是边长为十万公里的一片区域!

    有的时候,会扩大到直径一百万公里的程度,接近一个太阳的体积。

    无数个这样的区域合起来,便是一个完整阵型。

    战斗时,不需要通讯,就能知道头顶多少公里外,是某某小队的作战区域,脚下的多少公里外,是某某小队的作战区域。

    相互之间,哪怕不知道精确位置,也是一个整体。哪怕被通讯干扰了,也可以通过精密的数学模型,演算出队友的位置而进行默契配合。

    其中变阵与战术协作,非常复杂,是长期训练与大数据收集而磨炼成的。

    一旦采取‘全方位转移’,意味着大家一盘散沙地全部散开,仿佛一颗扩散的粒子团。

    他们将不再是个集体,训练有素的大军团阵型对其的加持将彻底丧失。

    这种各奔东西,与大溃败相比,没有什么区别……

    不过,塔尔塔洛斯也没别的办法了,他必须这么做。

    敌人比他们少,这种开花般的突围,能最大程度地分散敌人的打击,有利于强大的个体安然撤离,比如:他自己。

    他计算过了,如果维持阵型突围,最多能活0.1%到0.05%的人……

    而选择四散奔逃,可以活20%!

    并且他塔尔塔洛斯,一定能突围,成功率百分之百。

    怎么选,还用想吗?

    但这么逃,也是有代价的!那就是突围后,他极可能会成光杆司令,身边顶多跟着几十人……

    毕竟这种逃法,等同于‘溃不成军’。

    届时活下来的队员,散落遥远在各个方向!至于有多遥远,取决于天虫大军追击多久……

    如果虫群不依不饶,一直也朝着各个方向追击,那么,好不容易突围的阿努纳奇人,很大一部分,极可能被追到最后没有足够能量减速……

    没有能量减速,意味着所有人,将朝着各自的方向,不断地惯性前进……在无尽浩瀚的黑暗星际中,不断地远去……

    近期内,很难把他们再重新集结起来了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终于……终于逃脱了……”

    两个小时后,塔尔塔洛斯穿戴着略有残破的机甲,以二分之一光速在一片黑暗中航行。

    蓦然回首,身后看不到追兵了,但身边只剩下七十一名弟兄。

    大家都神情委顿,默不作声。

    因为败得太惨了!

    六千万人的阿努纳奇劫掠团啊!

    塔尔塔洛斯之前还意气风发,麾下将士如云,浩浩荡荡。

    如今竟稀里糊涂的,只剩下七十二人!

    其他人,倒不是都死了,至少有一千万人存活逃离。

    可那些人也会像他们一样,散落成几人、几十人的无数小股部队。

    对此,塔尔塔洛斯精神恍惚……

    “大人,现在怎么办……我们剩余的能量只够一次加速和减速了……”一名阿努纳奇精英叹息道。

    塔尔塔洛斯涩声道:“当然是找老板汇合!我已经向老板的冰雪星球,发送了密令脉冲,等消息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败得这么惨,老板……”有手下艰难道。

    塔尔塔洛斯长叹道:“敌人用了划时代的全新补给形式,而我们本就后勤短缺……”

    “此非战之罪啊。”

    虽然话这么说,但他心里也犯嘀咕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,自己最后的决策对不对……

    如果选择集体突围,固然会死伤惨重,但最后至少还会有五万人成建制地逃离。

    可他选择了分散突围,活了一千万人,身边却只剩下几十人。

    说得好听点,他保留了有生力量,说得难听点,他三军尽丧了……

    这笔账,他也不知道该怎么算,才叫对……

    不过再让他选一次,他还是会这么选。

    因为这么选,以他本人的实力一定可以活下来,同时也意味着,他完成了老板给他的任务:把火羽老十带回去。

    想到这,他将机甲里关押的‘火羽’取出来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这是黄极,只听见黄极嘲笑道:“不是吧?就剩这么点人了?你们六千万人,被六百万天虫击溃了?莫不是在下一盘大棋?”

    塔尔塔洛斯见他冷嘲热讽,不禁咬牙切齿,恨不得捏死他!

    但是他只能忍住,因为一旦火羽死了,他等于一事无成!

    把火羽带到老板身边,总还算完成了一个任务!

    “火羽,你少在这阴阳怪气,我问你,你被我们围困之前,是不是在某片真空暗藏了一份补给?”塔尔塔洛斯质问道。

    他讲的是之前火羽叛军和他们大战的事,双方在深渊经历了好几次战役,最后火羽越败越惨,被万华镜打得脱光所有装备进入流浪状态。

    不过谁都会狡兔三窟,保不齐,火羽在某处藏了一些资源,好等到流浪逃脱后,还有东西能东山再起。

    对于这个问题,黄极张口就报出了一个坐标:“……就在这颗小行星里,机甲、飞船、反物质、三相合金……我都存了很多……”

    见他如此爽快,塔尔塔洛斯不喜反惊,沉声道:“这个坐标,还有谁知道?”

    黄极笑而不语。

    塔尔塔洛斯冷哼道:“你的几个心腹都知道这个坐标吧,肯定会把位置告诉紫微,我去拿,岂不是自投罗网?”

    黄极乐道:“洛斯,你还不笨嘛,喏,坐标我给你了,你敢去拿吗?”

    塔尔塔洛斯愤怒不已,却无可奈何,他不敢去拿……

    此刻后悔之前没有把其他火鸟族干掉,反而让紫微的虫子把人救走了。

    不过后悔也没用,他只能在太空中飘荡,等待冰雪星球回复坐标。

    在此之前,他哪也去不了。

    而他此刻的处境,也是其他一千万四散逃离者的处境。

    甚至可能其他人,比他更惨。

    想到这,他复盘此战,蓦然发现……一切的罪魁祸首,就是最初的那颗铁镍星球。

    那招木马计,一计三用!

    第一层神兵天降,直捣黄龙,一个照面袭杀了他许多人马。

    第二层布下绞杀之势,使得两军混在一起,导致他想让任何部队断后都无法撤离,被迫选择四散突围。这是他意识到必败时,才想到了一层用意。

    第三层营救叛军,虫群直接降临在关押火羽的中心腹地,救走了火羽的手下,若不是他反应快,就连火羽都差点被救走了。

    本来他还奇怪,火羽一无所有了,紫微还救他们干嘛?

    现在他才意识到,这是为了断绝他所有后路,防止他拿到火羽提前暗藏的一批救命物资。

    理论上,紫微只需要救走一个就够了,就足以让他哪怕知道了坐标,都不敢去!

    让他现在,除了在真空中流浪,等待与老板汇合以外,去不了任何地方……因为他们只剩下了一次加速和减速的能量。

    真是一条生路都不给啊!

    敌人的战术,从开战贯穿到他溃败,初见只知一层,败了才明白两层,到现在才知道三层……

    “娘的……难道敌人精确知晓我所有的兵力部署,以及能量的具体额度?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,应该是巧合。”

    塔尔塔洛斯摇摇头,头疼不已。

    现在的情况太被动了,只有一次加速减速的能量,意味着他知道冰雪星球的坐标后,没有任何容错率,只能直挺挺地过去。

    这怎么行……难道让冰雪星球一直在那里等他?

    他苦恼不已之际,黄极还在那阴阳怪气道:“哪怕什么,去啊,我坐标都告诉你了,那里的资源,足够你们七十二个人肆意航行深渊了!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塔尔塔洛斯冷哼一声,将黄极直接塞回机甲内舱关押起来,懒得听他废话。

    火羽提前藏的补给点,是绝对不能去的。

    不过黄极的话,让塔尔塔洛斯想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七十二人?肆意航行深渊的能量?

    想到这,塔尔塔洛斯猛然看向了其他队友。

    “如果大家的能量汇合于一人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