塔尔塔洛斯询问坐标,得到回复后,只穿着一套五百米高的修身的银翼机甲,便朝着蓝雪之星以亚光速航行。

    为了拥有足够的容错率,他将所有手下的能量,都集中在自己身上了。

    甚至还换了一套更为轻便的机甲,孤身上路。

    也不是完全孤身,黄极还在他怀里呢。

    “你就这么把伙伴扔在真空里了?不怕他们饿死?”黄极说道。

    塔尔塔洛斯哼哼道:“我给他们留了足够使用引力波通讯器的能量,待日后我自会去把他们找回来。”

    黄极笑道:“恐怕没有日后了。”

    塔尔塔洛斯嗤笑道:“轮得到你来操心吗?火羽,你知道老板的座驾现在的位置在哪吗?”

    “看你这么骄傲的样子,难道在四皇老家?”黄极说道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塔尔塔洛斯一怔,撇撇嘴道:“算你聪明,老板真正的实力,超乎你我想象!”

    “此刻冰雪星球的坐标,竟然在伽马巨像劫掠团的总部,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嘛!”

    他的语气十分骄傲,要知道四皇境内决不允许其他海盗进入,侵犯进去便必然是战争、劫掠。

    却不料黄极毫不犹豫道:“这意味着……四皇不在家。”

    “哈,没错,这可是劫掠四……啊?你说什么?四皇不在家?”塔尔塔洛斯感觉自己被呛到了。

    但他却无法反驳,甚至还赞同对方的猜测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四皇腹地空虚,想必老板是绝对没有办法对抗全盛四皇的。

    四皇应该大意了,想凭借自身偌大的威名驻守,却不料有人胆大包天地敢偷四皇的家。

    “火羽,你很嚣张嘛,完全没有濒死的紧迫……”塔尔塔洛斯很不满黄极现在的态度。

    黄极在他胸腔里换了个姿势躺着道:“我孤身一人,无任何牵挂,又有什么好紧迫的……万华镜要杀要剐,悉听尊便。”

    塔尔塔洛斯语气复杂道:“看来你已经认命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可以认命,至少我拼过了,你认命吗?”黄极忽然反问。

    “我?我认什么命!”塔尔塔洛斯语气微微慌乱道。

    黄极哈哈笑道:“你要怎么解释六千万大军的覆灭?”

    塔尔塔洛斯哼哼道:“怎么?你以为老板会因为这事杀我?可笑!”

    “我如实汇报便是,此非战之罪,你一直和我在一起,又不是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黄极一副‘你怕不是白痴’的语气说道:“我知道,不代表我也要如实相告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嗯?娘的!你什么意思?”塔尔塔洛斯惊怒道。

    黄极意有所指道:“你最好给我放尊重点,如果你不想我在老六面前胡言乱语的话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……什么!”塔尔塔洛斯脑袋一时空白。

    “当然,你也可以选择杀了我!”黄极发出桀桀笑声。

    塔尔塔洛斯懵了,他忽然意识到,自己陷入了巨大困境。

    木马计,能源匮乏,暗物质后勤……这些事只有他一个人解释,还好办,但加上一个火羽,就不好办了。

    老板要活捉火羽,自然是打算接见他的。

    到时候火羽颠倒黑白,胡编乱造,老板固然不全信,也一定会对他产生严重的信任危机。

    毕竟六千万儿郎,他作为最高统帅,此刻一个也没带回去,实在说不过去。

    解释清楚很难,但往歪了引导,却简单得很啊。

    火羽这是自知必死,临时也要给他们搞点乱子啊!

    可偏偏他还不能杀了火羽,毕竟他选择保证自己绝对可以逃脱的方案,护送火羽是一大重要因素。

    “可恶……火羽!你特么这是死也要坑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再警告你一遍,放尊重点。”黄极悠然道。

    塔尔塔洛斯咬牙切齿,却还是说道:“十……十总,我们老板英明神武,是非分明,又岂会信你的胡乱栽赃!”

    黄极一脸惊讶道:“栽赃?我不会栽赃你,我只会夸你,明里暗里认可你的统率力……最后再留下致命的逻辑漏洞罢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你这……”塔尔塔洛斯顿时僵硬住。

    黄极淡笑道:“只要说的不是事实,任何谎言都会有漏洞,说得越多,漏洞越大……”

    “就好像当年绝品炎兔王,为了摆脱身为食材的命运所说的故事一样……它毕竟不是现实,所以终究败在了你们1859个问题下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当年那原始生物绝不认命的顽强,也没有他那么好的逻辑……你知道的,我火羽老十向来不太会撒谎,到时候帮你解释,可能会圆得不是很好!多多见谅!”

    “你、你……我……”塔尔塔洛斯很想骂街,但终究没敢骂出口。

    他快气疯了,这火羽太损了!

    气愤之余,他还是说道:“十总……你也别把我当傻子吧,到时候不管你说什么,我都会逐条辩驳……我说的是真相,又岂会解释不清楚!”

    “解释?你不用解释,以我对老六的了解,他不会逼问你的,些许逻辑漏洞和怀疑而已,放心,他只会放在心里。”黄极淡笑道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这……”塔尔塔洛斯一时语塞,不知说什么好了。

    仔细回想下,老板还真是这样的性子!

    老板城府之深,他是有领教的。

    除非是实锤、对质,否则一些小谎言、小漏洞、小怀疑,老板哪怕看出来了,也不会当面说。往往只在必要的时候,忽然说出来,可能已经过去几十天,甚至几十年!

    前不久毒岚的事,不就是这样?贝塞尔天区的惨败,老板只是小惩大诫。但最后天崩计划撤离时,却拿他的命换所有心腹的命。

    早就看出来毒岚是故意逼反了火鸟一族,却从来不说,直等到在沙茶文明,把毒岚撸成影龙下属的时候,才忽然点明,指责他逼反了火羽。

    “可恶,这回火羽若暗中添油加醋,跟我说的真相大同小异,还故意留点漏洞,间接指向我与紫微有染……可就麻烦了!”

    塔尔塔洛斯越想越糟心,倒不是怕死。

    他知道即便如此,老板也不会杀他。他无法接受的是,失去老板的信任。

    若无老板几千年来的栽培,根本不可能有他今天。

    “十总,你到底想怎么样,你就直说吧。但你可千万别以为,这就可以威胁到我。”塔尔塔洛斯强行镇定道。

    #送888现金红包# 关注vx 公众号【书友大本营】 看热门神作 抽888现金红包!

    黄极感慨道:“洛斯啊,我也不求活命,我说这些,只是希望你帮我一个小忙,你就当看在两千年同事一场的份上。”

    塔尔塔洛斯连忙问道:“你说。”

    黄极追忆道:“我最对不起的,是老九。他早已脱离公司,在深渊单干。我却因为自己的手下反叛,而拉着他一块对付老六,害得他战死在这深渊里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的尸体飘荡在这个坐标,我是没法给他收尸了,只希望临死前,你能把他的尸体带到我面前,我想跟他死一块。”

    塔尔塔洛斯听了,一寻思,没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老九和老十,都是当年万华镜的盟友,万华镜灭了公司其他总裁后,火羽老十急流勇退放弃了所有实权。老九则退出公司,躲到深渊当海盗去了。

    此次火羽叛乱,之所以最后战场在深渊里,就是火羽跟老九联合起来了。

    可显然,这是坑了老九,直接导致老九的势力全灭,尸体都还在太空中飘着呢。

    火羽这最后想和老九死在一起的要求,并不过分。

    他本来还怕对方这么威胁自己,是有什么过分要求,现在看来,的确是认命了。

    “明白了,不过这个坐标不顺路,我必须先与老板汇合!”塔尔塔洛斯说道。

    黄极平静地点头道:“随便你,但我死之前,如果没看到老九的尸体,你就不要怪我了。”

    塔尔塔洛斯心里暗骂,嘴上只得道:“放心吧,顺手而为的小事而已。”

    ……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