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说塔尔塔洛斯带人回来了,万华镜十分欣喜的落下。

    塔尔塔洛斯却是僵硬住了,心说为啥都一定认为他能带着大军回来啊……

    只见影狂也如陀螺般飞身落下,怀抱着胸咧嘴笑道:“塔尔塔洛斯,你可终于回来了!有多少人?”

    迦文接口道:“一千万!”

    这远远高出万华镜的预期,不禁赞道:“很好!塔尔塔洛斯,你给了我一个惊喜啊!”

    塔尔塔洛斯人都快吓傻了,怎么一个个见面都打听他带回来多少人啊。

    眼见老板还夸他,塔尔塔洛斯连忙脱离机甲,本体落下躬身伏在地上。

    他并不是金乌,本体乃是雅人,状若带骨刺的巨猿。

    本是一刀口舔血的海盗,是万华镜慧眼识人,收留他一步步栽培,到如今五重混基,悬赏过亿,执掌千军万马。

    可谓没有万华镜,就没有他塔尔塔洛斯。

    此刻塔尔塔洛斯极其愧疚道:“对不起!老板,我被黄极奇袭,杀得大败,又没有补给……”

    万华镜温和摆手道:“你的情况我都知道,输了很正常,如今你能保下一千万的有生力量,已经出乎我的意料了。”

    “人呢?立即让他们换装,熟悉新的军备,我们的时间不多了。”

    塔尔塔洛斯摇头道:“对不起,他们都被冲散了,没能跟我一块逃回来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众人皆楞。

    万华镜沉声道:“你什么意思?你一个人回来的?”

    塔尔塔洛斯悲痛道:“是的……我带着火羽,一个人先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万华镜脑子一懵,如遭雷击。

    他忍不住向后退了几步,原本纯白色的身躯,闪烁变幻着各种绚烂色彩的线条。

    “你把大军给扔下了?”万华镜疲惫道,话语中听不出喜怒。

    塔尔塔洛斯连忙解释道:“当时情况十分紧急,我们被敌军完全打散,为了保证有更多的弟兄能活下来,以及我能带着火羽来见您,我就下令四散突围……”

    “如果不这么做,我们必会有无数弟兄被纠缠绞杀,恐怕最后只会有几万人逃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我虽然保住了有生力量,但也因此不能将他们都带回来,此刻至少有一千万弟兄,散落漂流在深渊太空中……”

    他竭力地解释,不停地说着,又把敌人的木马计,以及全新的作战单位和后勤体系给说了。

    之后就是这几招下的连环效果,怎么逼得他做出了这样的选择。

    塔尔塔洛斯解释得很详细,说得有理有据。

    但影狂等人还是愤怒不已,痛骂他:“你这么选,和全军覆没有什么区别?”

    “千万大军溃散到各处,我们要花多久的时间才能把他们重新汇聚起来?我们哪有时间去做这个事!”

    “我们很快就要面对紫微的决战,还有四皇团的援军报复……乃至老板暴露身份下,通缉追捕他的太微华人!”

    “我们千等万等你的军队,结果你一个人回来了!”

    “日后集结?哪还有日后!对于我们现在的情况,他们活着,跟死了有什么区别!”

    影狂、迦文等人,疯狂呵斥。

    一个个焦急、跺脚,转圈圈。

    好家伙,这可是惊天噩耗,正如他们所说,那一千万人的命保下来,却和死了有何区别?

    接下来的战斗,就剩他们不到二十人了?

    之前他们军势浩荡,乃是深渊里数得着的一大劫掠团。

    因为封杀令,所以他们收拢势力,是把分布在各地的员工统统集结起来了,可以说阿努纳奇全伙在此!

    又因为这两年处处失利,天崩计划血亏到姥姥家,外加封杀令放弃了所有产业,最后再加上黑市被劫的黑锅,导致后勤补给全断,连万族乐土都要亲自毁了充作军资。

    人数众多,资源却奇缺,缺‘能’少‘械’,怎么跟紫微打?

    得亏老板触底反弹,揭开底牌,又推算出四皇不在家,让他们可以洗劫大户。

    如今武器、资源、能量什么都有了……人却特娘的没了。

    没了大军,这么多军备武器能源给谁用?

    众人越想越急,局势可谓急转直下!

    一下子,他们就被逼到绝境了,愣是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!

    “怎么办!你告诉我怎么办!”影狂愤怒地拽住塔尔塔洛斯。

    “说啊!现在我们用谁?有人的时候没武器,有武器了又没人!”

    “这么多统一力兵器,给谁用?小灰人?好家伙,史上最奢侈的奴隶军团吧!”

    大家骂咧着,气得团团转。

    塔尔塔洛斯哭丧着脸道:“我也不想的……”

    迦文想起之前塔尔塔洛斯对火羽敬语,怒急攻心道:“我看你就是故意的!怎么也不会这么选吧!啊?你一个人逃回来,丢下了千万大军,你特么到底是谁的人!”

    “闭嘴!”万华镜猛地呵斥道。

    众人一惊,连忙安静。

    万华镜慑入福寿粒子,继续说道:“就知道怪自己人吗?敌人发明暗物质后勤网,让塔尔塔洛斯没有任何补给。再加上敌人天降神兵,他这么选没有错,此非战之罪!”

    迦文咬牙道:“哪怕带回来五万也好啊,怎么就被逼无奈了?说不定是他撒谎……”

    “住口!我不想再听到这种话!”万华镜严厉道。

    迦文沉默,塔尔塔洛斯激动道:“老板,我绝对是站在集体利益上去考虑的啊,你听我解释,我真的不知道这边时间会……”

    万华镜打断道:“你不必解释了,我知道你没错。紫微这是把你都看透了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一个黄极,削弱我们的力量,不一定要杀戮,只要是决战时我方无法参战的人,便等于都死了。”

    【看书福利】送你一个现金红包!关注vx公众【书友大本营】即可领取!

    “厉害啊!他竭力的在战前削弱我们的实力,一次又一次……”

    他之前与昆仑女皇战斗,就毒·瘾犯了,一直忍着,此刻突闻噩耗,终于忍耐不住,慑入了大量福寿粒子。

    只见他状态复归激昂道:“你们以为这是绝境了?不!一次又一次地算计我们,这恰恰说明,他的硬实力远远不如我们!”

    “就算他是我的同胞,也应该是什么都没带来的那种,恐怕连量子凝聚态之躯都没有!”

    “只有弱者才要算计,此战我有绝对的把握胜利!”

    面对缺人的困境,万华镜不仅不责怪塔尔塔洛斯,更没有消沉或惊慌,反而展现出必胜的信念。

    这种无与伦比的自信,一下子感染了众人,令他们慌乱的内心平复下来。

    不过霸气归霸气,现在的局势大家也很清楚,肯定很不好。

    就算老板有胜利的把握,但肯定也不是绝对必胜,不然之前不会非常重视塔尔塔洛斯能带回来多少人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的所有军备,可都是为大军准备的啊,此刻计划全乱,哪能不受影响?

    纵然真像老板所说,紫微其实不强,可以赢。但赢了之后呢?四皇怎么办?真理社呢?还有太微华呢?来自仙女座大星云的通缉,整个银河的高等文明都会重视,可以说老板在银河无容身之地了!

    这种局面下,他们这点人,能逃到其他星云去,都算是烧了高香。

    塔尔塔洛斯自然也明白这一点,可谓极度内疚,悲戚道:“老板,都怪我……”

    万华镜飒然道:“你带回来的情报很重要,不必愧疚,现在你立刻联络散落的员工,决战时能赶回来多少,算多少……”

    “事情已经过去了,其他的话,不必再说了!我不想听废话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迅速给众人分配工作,不再提这茬了。

    显然他把这事揭过了,大家也很识趣,不再提及。

    但塔尔塔洛斯不仅不感动,反而心里十分慌乱。

    这乃是因为,黄极一路上跟他说的话。

    什么老六城府极深,什么怀疑只会放在心里,什么越平静就越不信任,什么疑点从来不会立刻揭开,而是等待必要的时候再说。

    赶来会师的路上,黄极威胁他帮个小忙的同时,零零散散聊了很多万华镜的性格,也都是几千年来无数例子可以对应的上的。

    塔尔塔洛斯并非没心没肺的人,万华镜惩戒他还好说,如此简单地算了,反而让他心里没底。

    只道自己在老板心里的信任度,大大降低了。

    殊不知,万华镜这一回,是真的没有怪他。

    所谓城府,所谓怀疑放在心里,这的确是他的性格,但那是对欺骗他的人用的!对真正有嫌疑的人用的。

    塔尔塔洛斯说的都是实话,万华镜怎会怪他?甚至还要维护他,安抚他,以免其他人跟他内讧。

    在万华镜眼里,撒谎是藏不住的,他能感知到神识力的情绪变化,所以知道塔尔塔洛斯句句属实,真心实意。

    塔尔塔洛斯的选择没有错,迦文、影狂等人说的话,都是马后炮。

    很简单,‘占领四皇老巢得罪了强敌’,‘揭露身份会有太微华族追捕’,‘时间紧迫急于跟紫微决战’……

    这种种造成现在困境的条件,都是塔尔塔洛斯不知道的。

    都是他万华镜带着人杀往万族乐土,与塔尔塔洛斯分开之后,发生的!

    这边大搞军备,急缺战士,时间紧迫……这些事塔尔塔洛斯并不了解,自然在抉择之事没有考虑进去。

    站在塔尔塔洛斯的角度,那种选择是必然的!

    确保老板临走前留下的任务可以完成,又让手下大部分人可以活下来,虽然不能一起逃走,但只需要花上十几天的时间,还是能把大部分人收拢起来的。

    所以在同等的情报与条件下,换做他万华镜,也会这么选……

    只能说,敌人算计得好,用无数条看不见的手,把他们引向了这艰难困局。

    唯一的疑点是,为什么紫微的战略如此富有针对性?

    一环串着一环,就意味着‘计出无悔’,哪怕有一环出错都不会这样。

    这是何等惊人的自信,仿佛把他们看透了一样。

    这让万华镜,还是怀疑,身边有双看不见的眼睛。不知道是某种全新的技术,还是内鬼。

    他真的不想怀疑剩下的这些心腹,那是可以最后陪伴他的人了。

    而独特技术这一点,也不是不可能,毕竟紫微一方展现出来多种暗物质领域的新技术,所以他们身边隐藏着看不见的,极其细微的暗物质探测器,也不是不可能。

    纵然他还是有自信战胜黄极,但这种一直被算计的感觉,实在惊悚。

    “黄极啊……”万华镜呢喃感慨着,这样的敌人让他久违的产生了一丝畏惧。

    “你找我有什么事?”黄极看着他说道。

    万华镜被打断了思绪,看向黄极,还以为他说自己花这么大力气把他‘火羽’活捉带过来,到底有什么事。

    便重振精神道:“老十啊,为了在这见你一面,我可是损失惨重啊……”

    黄极嗤笑道:“老六,洛斯跟紫微的战斗,我都看在眼里,这跟我可没什么关系!”

    万华镜低头浅笑。

    这时黄极看向塔尔塔洛斯,直把他看急了。

    塔尔塔洛斯心说:怎么又提那场战斗了?不是说好了帮忙就不害我了吗?

    他本就感觉自己被怀疑了,就怕黄极真如路上所说,要故意害他。

    此刻见黄极看他,便冲黄极微微点头,表示:我答应的事我会完成的!

    黄极不置可否,笑着收回目光。

    就见万华镜转身走向一栋建筑道:“来吧,这么久不见,我们喝一杯吧。”

    “金丝酿?”黄极追忆道。

    万华镜晃了晃手指头笑道:“没错,早给你准备好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