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际社会的饮品种类十分丰富,不过由于生物体被过分改造,寻常口感已经失效,所以导致很多饮食本身也至少得是纳米材料。

    其中金丝酿,是非常普通的一种饮料,因有千条金丝般的物质在里面游走而得名。

    没什么营养,但会释放中子脉冲,刺激碳基生物,使其感受到一种强烈震撼和眩晕感。

    这种眩晕感跟酒不一样,它更像是震荡弹……仿佛大脑被狠狠砸了一锤似的,十分带劲。

    而且这种感受来得快也去得快,地位其实相当于地球上的碳酸饮料。

    黄极与万华镜对坐在房间里,从十米高的液压罐上,接下来一根粗管子,直接叼在嘴边上,咕噜咕噜地猛灌这种饮品。

    为了能品味它,万华镜还特意换成了金乌族的身体。

    此情此景,恰如他们当初第一次见面。

    “老六,你有多久没有喝它了?”黄极摆了个舒服的姿势斜躺着。

    万华镜却干脆整个平躺在地上笑道:“快两千年了。”

    黄极摇头道:“所以啊,两千年后的你,已不是两千年前的老六了。”

    万华镜平静道:“不,那都是我。”

    黄极嗤笑一声:“你不是说,它能帮助你戒掉那东西吗?你不是说,它是你一生中,最爱的饮料吗?”

    “自欺欺人而已。”万华镜目光呆滞道。

    黄极闭眼道:“就是这样……你总是这样……在你眼中似乎没有什么是不可以放弃的。”

    “口口声声最喜爱的东西,转眼间就弃如敝履,只要它……没有了价值。”

    万华镜看向黄极道:“这就是你恐惧我的原因?”

    黄极略带激动道:“帝俊、老二他们,当初我们说好不要他们的命,你却赶尽杀绝。”

    “为了财富,为了权力,相识千百年的同伴,可以说杀就杀,羁绊千百年的情义,可以说斩就斩。”

    万华镜飒然一笑道:“财富和权力,不过是手段,而非目的。”

    黄极不屑道:“所以啊,你把一切东西都当做踏脚石,做你的同伴,何来安全感?”

    万华镜眼神闪过失落,猛吸一口,直接干掉了半吨金丝酿。

    他斜着眼道:“老十,你这不是庸人自扰是什么?弱小的爬虫,畏惧长大的雄鹰,却还要怪罪雄鹰捕猎时,没有安慰自己吗?”

    黄极怒道:“是,我是弱者,你可以视我为弱者!当我是爬虫!因为我确实畏惧你的能力!”

    “在你连帮你的老八都杀掉时,我就懂了!可惜我急流勇退,把一切都让给了你,也不过是让我的死亡,迟到了两千年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雄鹰与爬虫本就做不了朋友,无论他们过去如何,待雄鹰长大了,爬虫便只是食物。”

    万华镜豁然坐起,眼睛死死盯着黄极,怒不可遏。

    黄极也坐直道:“不是吗?你是不是又要说,那不过是金乌们的自作主张?你从来都没有想排挤我?”

    “去你的吧!没有你的授意,他们怎敢欺我太甚!”

    万华镜厉色道:“一个人被欺负,那是他自己懦弱!”

    “你觉得我说你是弱者,是在威胁你是吗?我从来不会威胁别人,如果是敌人,我只会直接干掉他,亦如老八。”

    黄极做出一副紧皱眉头的模样。

    万华镜站起来,指着门外道:“真正的强者,视弱者为蝼蚁,但不会因此而轻视他们。因为所有的强者,曾经都是弱者!”

    “塔尔塔洛斯当年是个什么东西?他不过是深渊中朝不保夕的炮灰!和你相比,他连爬虫都不是,只是灰烬!只是尘埃!”

    “但你觉得我会在乎这些吗?弱小不是错,他就算是泥土,我也能让成为深渊数一数二,从者如云,悬赏过亿的大海盗!”

    黄极看向万华镜,神色直接僵住了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……”

    万华镜重新坐下来,眼神直勾勾地说道:“什么意思?我从来不指望身边人有多优秀,哪怕是弱小,愚蠢,也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迦文、炽翔……还有影杀军团的每一个人,他们哪一个不是我一手带起来的?为此,他们只需要做到一件事,那就是相信我!”

    “只有相信我,我才有信心带领他们走向辉煌,否则我永远带不动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耐心是有限度的,有太多庸才,不相信我,而被我抛弃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但你的那份信任,我等了足足两千年!”

    黄极呈现出如遭雷击的模样,那感觉仿佛某种认定了一辈子的事实,被摧毁了似的。

    “他们陷害我,排挤我时,你怎么不说?你现在来跟我说这些?”黄极茫然道。

    万华镜嗤笑道:“你放弃一切,把这叫做急流勇退?那时候你在想什么?你在怕我杀你?”

    “他们排挤你,你为何不找我?你不敢?”

    “你是最早认识我的人,你原本,比他们所有人都更信任我。为什么在我们夺取公司后,你要放弃自己的那一份?为什么你被一群后起之辈欺负都不敢找我?”

    “到底是谁先把千百年的情义说斩断就斩断的?”

    黄极无话可说,仿佛陷入了沉思。

    半晌,他才说道:“一直……都是我虚妄的懦弱?”

    万华镜继续喝着金丝酿,说道:“我除掉其他人,是因为他们太保守,丝毫没有任何做大的欲望。只知道防着我,把我的任何行为,都视作威胁。在这样的公司里,我看不到希望,我必须消灭他们,才能把公司壮大。”

    “没想到,你会害怕我,害怕我把你那份也抢了……呵呵,如今你也知道了我的身份,就该清楚,那点东西,不过是腐叶烂枝……”

    “所以我说你爬虫,你真的……太弱了……太弱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等了你两千年,没有等来你的信任,只等来你与我渐行渐远。”

    黄极低头苦笑一声,说道:“我还有机会吗?”

    万华镜冷冽道:“没有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只会向死人……袒露自己的内心,对吗?”黄极说道。

    万华镜眼睛微亮,怔怔道:“是的。”

    黄极猛灌着金丝酿,叹道:“我终于看懂你了,可惜已不能并肩作战了。你和朋友在一起,可以脱掉衣服,但上阵……要!穿!甲!”

    万华镜眼中露出惊喜,他万没想到,这个他曾经认为是最好的朋友,后来又让他失望了两千年的火羽。

    此刻在他袒露真心后,竟然如此深刻地走近他的内心。

    “果然,如果有人可以懂我,其实……还是你。”

    【领红包】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!微信关注公 众 号【书友大本营】领取!

    万华镜变得十分开心,豪爽地喝完了剩下的金丝酿。

    随后思索了片刻后说道:“今日与你喝这一缸,是想与你做个了结。但我们并非不可以并肩作战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曾说过,与黄极下次见面,便是决战!”

    黄极哦了一声。

    万华镜继续说道:“我与黄极一战,你也加入吧。当然,听说你与紫微也有勾结,没关系。你可以加入我,也可以加入紫微那边……”

    “到底是在战场上最后并肩作战一回,还是你我彻底做个了结,决定权在你,我无所谓。”

    黄极面露惊叹道:“你与紫微兵力悬殊,竟然还不怕我加入对方?”

    万华镜傲然道:“他娟娟算计,亦不过是虚妄!即便只有二十个人,我亦有信心战胜他!”

    黄极认真道:“就凭你这点人?”

    万华镜目光深邃道:“就凭我这点人!”

    “老十,我会让你亲眼看到,黄极是怎么死在我面前的!”

    黄极露出真诚的微笑道:“我很期待!”

    万华镜哈哈笑道:“好!等我战胜黄极,再送你上路。”

    黄极把桌子一掀道:“既如此,走吧!”

    万华镜楞道:“去哪?”

    黄极挑眉道:“你四皇巢穴,已攻陷其三。剩下一个还留着干嘛?一并灭了!”

    万华镜一怔,随即露出微笑。

    他听黄极这话的意思,俨然是打算加入他对抗紫微。

    对此万华镜笑道:“你即便加入我这边,我最后依旧会杀你。”

    黄极似乎已经看开一切了,说道:“我还没用过统一力武器呢,给我使使!”

    “好,老十,我们走!”万华镜起身与他并肩走出房间。

    万华镜豪气冲云,拥有惊人的器量与自信。

    只可惜,却不知道眼前的火羽,竟是黄极。

    实在是黄极太像了,比真正的火羽,更像火羽!

    因为每个人都会变得,火羽其实早已不是当年的火羽了。

    黄极所扮演的,是万华镜所认识的那个‘火羽’,是万华镜心里最想看到的‘火羽’。

    那个火羽,是万华镜最落魄时的朋友,那个火羽,是万华镜一直渴望能懂自己的伙伴。

    一个在自己袒露内心后,就可以回到最初模样的那个人。

    人总是更相信自己所愿意相信的,换成真正的火羽来,都没有黄极‘更像火羽’。

    真正的火羽,只会给万华镜无尽的失望。

    而黄极,不会给他失望,只会给他……无尽的惊喜。

    ……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