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身长一千五百万公里,蓝雪之星与之相比,不过一渺小之物。

    众人抬头,苍穹之外什么都看不着了,大随求尊者遮蔽了整片星空。

    不过身体越大,穿过虫洞的速度也就越慢。

    趁着这时间,蓝雪之星突破了巨掌的束缚,两股统一力相互对抗,竟是万华镜这边略胜一筹。

    蓝血之心趁机拉远距离,而金佛全貌也逐渐显露出来。

    可领!

    其面孔方正硬朗,似乎没有正面背面之分,无论哪一面都有着不同的容貌。

    头顶半月弧形的金属棘骨,六颗堪比木星的眼睛排列在上面,就好似孔雀开屏后上面的花纹。

    此番登场,大随求尊者与在黑市时不同,他原本黑色的身躯,转为金色,泛着流动烟雾般的云波。

    十二条手臂上的手势千奇百怪,仔细一看,并非摆出来的,而是生来就长成那样。

    两条尾巴在身后扭曲成卍字,缓缓旋转,给人一种神秘莫测,浩大宏伟的视觉冲击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他周身还环绕着奇异的立体符号,每一个符号都有月球那么大,但在他身旁漂浮却显得无比娇小。

    它们由各种元素构成,排列紧密,十分稳定。

    “噌!”大随求尊者六颗巨眼,本都是漆黑,此刻猛然有一颗亮起!恍若睁眼圆瞪!

    他目光如神炬,辉光若柱,射冲蓝雪之星。

    这道光柱,比蓝雪之星还粗大,直径足有十万公里,十几秒钟后便覆盖了蓝雪之星,使其如同置身于湍急的洪流中,被完全淹没。

    这并非激光,而是裹挟大量气态物质的统一力场,在越过蓝雪之星没多久便停止传播。

    一时间,就像是从尊者眼珠子上射出来的一根气态棍子……

    “斋主何故见本座就逃?”尊者的声音,传荡蓝雪之星。

    众人抬头,直觉大气层之外,光怪陆离,种种色彩支离破碎。

    在大气层边缘,大大小小无数的气旋,在相互挤压、碰撞、摩挲,粒子无时无刻都在发生着变化,基本力反复更迭。

    这其实是两股统一力场的比拼,双方对抗可谓异常激烈。

    万华镜冷冽道:“逃?我不仅不逃,还要凿了你的金身!”

    他深知这尊者来者不善,就是想把他抓捕给太微华文明邀功。

    过往几乎每一次太微华文明的罪犯,逃到了银河,都有妙尊势力掺和。

    他们消息最灵通,也最用心,是银河里与太微华最为交好的一个文明。

    此刻被大随求尊者找上门,若想走,非得击败这家伙不可。

    “斋主心中魔念深种,罪孽滔滔,不如回首彼岸。”尊者的声音洪亮稳重。

    “别废话了,太微华人从不信你们那一套,你难不成还想渡我?”万华镜漠然道。

    尊者古井无波道:“本座非渡你,实为渡己。”

    他也不玩虚的,跟太微华人,没什么好吹的,人家技术是领先自己的,所以直截了当地捉拿万华镜就是了。

    星际文明中的佛系,本质上只修自己,若按照地球的标准,恐怕要被称为小乘佛教。

    但其实反过来,什么普度众生的大乘佛教,在星际文明眼里完全是原始生物的好高骛远。连自己都没渡过去,还想渡世人?

    只要把自己修到极致,自然就能普度众生了。自己都没达到‘空’的至高境界,强行渡众生不过是骗了众生而已。

    他们追求一切法,皆由心所创造。即缔造一个无限时间,无限空间,无限能量,无限物质,无限意识皆可由一微毫念所生灭的境界。

    至于这个境界是不是低于现实,无所谓。因为高低来源于对比,他们只要‘自我’能体会到这一切就行了,一切是为‘我’这个概念服务的。客观上是不是虚拟的,是不是低维,皆为虚妄,不重要。

    这既是天上天下唯我独尊。

    而虚拟宇宙,不过是空之境界的初级阶段。

    继续向前迈进,科学认知就得提升上去,而通过为先进的太微华文明办事,以此换取他们不知道的知识,亦是手段之一。

    “还请斋主伏法,成全于我。”尊者的声线平缓似湖泊,却蕴含巨星压顶之势。

    万华镜嗤笑道:“你铁了心想找我麻烦,就不要说得那么客气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蓝雪之星上一座冰山裂开,唰唰唰就喷射出十几发负质量武器。

    每一颗功率都比之前用过的都高,此刻以中微子般的速度,射向尊者周身各处。

    “噌!”尊者猛然间,又睁开一只眼。

    第二颗巨目绽放光柱,正好笼罩住十几颗负质量天体。

    很快,那些扭曲的时空,就曲翘回来,重新被赋予了质量。

    待它们射到尊者眼前时,骤然停住了,只因质量越过了零点,达到了正数。

    “去!”尊者拨弄身边环绕的不规则的立体符号,其中一颗仿佛彗星般就朝蓝雪之星撞去。

    “梵印……哼,一颗梵印就想拿下我?你在想什么!”万华镜双手摊开,脚下蓝雪之星顿时山峦叠起!

    蓝白渲染的雪峰,高高隆起,乃至突破了大气层,直插出十几万公里!

    它像是冰雪巨树,充满了树状分叉的菱形晶柱。

    紧接着,是第二束、第三束……不多时整个星球就面目全非,变成了天体级别的雪轮花!

    万华镜这是激活了蓝雪之星的武器形态,原本是打算对付紫微用的,没想到先遇到了大随求尊者。

    面对同层次的对手,他哪敢藏拙?毫不犹豫地把自己的【量子神核】全功率化了。

    此刻六角形晶柱无限细分,呈现出科赫曲线,在某一条晶柱的分叉上,耸立着一座奇形怪状的雪山,黄极等人就在上面。

    站在他们的视角,大地已经是奇形怪状了,他们只相当于站在一片雪花的一角。

    但这并不影响什么,巨大雪花的每一个角落,都依旧有着稳定的大气,连气压和重力都没变。

    “轰!”迦文等人抬头见到,被称为梵印的立体符号,猛地撞了上来。

    令人惊奇的是,碰撞的接触面,没有丝毫变形,就好像立体符号只是轻轻地放了上来似的。

    “大家远离那座冰山!”万华镜提醒着,便不管众人,只与尊者同时拍过来的六条手臂大战。

    迦文等人岂敢不听话,连忙飞起来转移位置,黄极也默不作声跟着。

    而在他们身后,从立体符号与冰山连接的地方,某种异化效果,在朝着四面八方飞速蔓延!

    空气、岩石、冰雪乃至金属,统统化为了光滑晶莹的物质。

    “那是什么……”影狂眼见上层空气变成了固体掉落,也不敢触碰,生怕自己也变成这东西,立刻身上展开十几门反物质炮,狂轰滥炸。

    “是……玻璃!”黄极说道。

    他们仔细一扫描,真是玻璃。

    影狂惊讶道:“这是什么攻击……我们所在的地方有老板的统一力场,那个奇怪的符号凭什么将这里的物质转化成玻璃?”

    “没听到老板说吗?这是梵印,你不知道梵印?那可是妙尊最常用的武器!”迦文说道。

    影狂和塔尔塔洛斯毕竟有通缉在身,都是不常在星盟地界混的,不如迦文见多识广。

    在迦文的解释下,他们很快明白什么是梵印。

    宏观一切物体,皆由微观元素构成。不同的排列与配比,会构成不同的分子,表现出不同的物体性质。

    譬如水,它不过就是一氧化二氢。三个原子就可以形成水分子,无数个这样的集体构成的簇合物,即是宏观所见到的水,其妙用无穷。

    而所谓梵印,其实就是由巨量的元素,根据特定排列与配比构成的特大号的分子,庞大到如同月球,但却不由分子构成,因为它整体就是‘一个宏分子’。

    其分子式,异常复杂,数据量大到需要量子芯片记录。

    此物,自然界不可能诞生,因为各种原子相互作用在一起,天然地就会形成分子,几个就足够了,绝不可能自发构建为如此磅礴复杂的超重分子。

    唯有掌控统一力场,强行约束各种原子不组成分子,让一个氧与两个氢哪怕排列在一块,也不是水,然后再往上继续添加其他元素,并保护它们不崩溃。

    如此反复,从一纳米到一米,再到一公里,从微观构建到了宏观,直至展现出稳定的特殊属性。

    大多数这么排列下去的构型是没有意义的,但有些独特的构型具备强大的物理特性,这便被称为梵印,又叫‘天体分子’。

    此刻大随求尊者周身环绕的,就是由1.4乘以10的48次方个各类原子,按照独特配方所构建的天体分子。

    这已经是银河最重的分子了,光维持它的存在就需要不菲的能量。

    但作用也出奇的强大,它除了可以实现已知所有分子的作用,还具有极强的化学影响力。

    任何物体,一旦并联了一颗天体分子,那么它的成分就会被迅速改变。

    毕竟梵印归根结底,是个分子,质量又大。它与任何东西连接,就等于改变了那个东西的分子式。

    如同一氧化二氢再加上其他元素,那么它就不是水了。

    梵印的影响比这过分千百倍,毕竟它的结构复杂到统一力以下文明不可能造的出来的程度,能转变的方向,可谓包罗万象。

    像地球那么大的行星,尊者只需要屈指弹出几亿吨重的,相当于陨石的一颗‘小梵印’,打入地球的大气层。

    那么地球所有物质的分子式,就会被改变了,变为一颗钻石,或者玻璃,或者任何物体。

    这种侵蚀性往往是光速,并且根本不需要控制,仿佛在水里滴一滴墨水,一切都会自发地改变。

    此刻梵印的转变速度之所以这么慢,纯粹是因为【量子神核】为统一力武器,能反抗这种侵蚀。

    换做统一力以下的单位,除了对耗别无他途。

    ……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